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嫁值千金 > 章节目录 第62终5章 终章
    终章

    韩肃紧张的心跳早已经入擂鼓一般,而面上仍旧镇定如常,望着王响,打量他的神色。

    王响是个粗人,可粗人并不代表头脑不清不楚,今日他为何前来,韩肃早已经不愿深究,他只知道自己的江山命运此时都在王响的手中。

    他带了东南大营的守军入都城来,到底意欲为何?若当真是协助田玉庚等人忤逆,他今日必将死无葬僧地。

    景言和景升一左一右护在韩肃身边,眼瞧着事情已经紧张至此,景言便再无犹豫,道:“皇上。”

    “嗯?”韩肃并不曾看他。

    景言从怀中掏出一物,道:“这是靖王妃……不,是君夫人吩咐卑职交给皇上的。说必要时候可以一用。”

    韩肃听到“君夫人”三个字,立马看向了景言,就见景言手中的,赫然是乔舒亚代表大伊国女王送给阮筠婷的那把火枪。

    心还是不可抑制的震动了一下。缓缓伸手,接过火枪在手。

    景言抿了抿嘴唇,道:“君夫人身边的护卫将此物交给卑职的时候,说她有句话让卑职带给您。”

    “什么话?”韩肃将火枪紧紧握住。

    “君夫人说,她从此以后有人保护,再不需要此物了。就留给皇上您,防身用。”

    韩肃笑了。

    罢了,过去已然过去,她还顾念朋友之情,他已该知足。

    那方田玉庚与王响的对话尚未完毕。

    “……田大人此言差矣,当初末将奉召而来,乃是擒拿叛贼,您如此做,岂不是要末将成千古罪人?”

    田玉庚道:“贼人就在此处。老夫断不会叫王将军成了什么千古罪人。大梁国的未来,就全部在王将军手中了!”

    王响面色阴沉。

    由大街小巷涌来的身着东南大营服侍的兵士们已经手握雁翎刀严阵以待。

    韩肃知道,这火枪紧要关头就第一发比较好用,能打敌人个出其不意,随后要装枪药,太费时间。

    王响的模样。像是已经与田玉庚达成共识了。他这一次机会,是用来杀了田玉庚,还是用来自裁?韩肃已经可以预见自己落入田玉庚手中必然受辱。

    败者为寇,他好歹是一国之君,哪里会甘心受辱!

    不知道母后如何了?

    还有萱姐儿……

    韩肃脑海中一时间闪过许多念头,眼看着王响翻身上马,抽出腰间雁翎刀,就知道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他怕是等不到君召英搬救兵来了。

    景言、景升都紧咬牙关,握紧佩刀。

    时间仿佛静止了。城门外的打斗与喧嚣声。似乎都离他们远去。

    就在场面寂静的呼吸可闻时,王响手中的雁翎刀反手一指田玉庚,高声道:

    “臣王响,知梁都城中有田玉庚、赵志兵等四妖孽趁皇上不在宫中兴风作浪,意图不轨,特率军五万入都,清君侧,平乱世。吾皇若英明决断,当赞同臣之说法。将田玉庚等四妖孽严惩,否则臣为,说我们都是皇家的女人,不能受辱,初云公主带着人在外头拼杀,支应不了多久,所以,所以就……”

    韩肃抬起头,脸上犹带泪痕。目光森冷。

    “田爱妃?”

    “皇上。”田妃哭的梨花带雨,“臣妾方才还看见,看见杜贵嫔自裁了。”

    “是吗。那你呢?”

    田妃一愣:“皇上?”

    “朕信太后会为了皇家名誉,为了保全朕而自裁,吕贵嫔和杜贵嫔,却是你逼死的吧?”

    “皇上冤枉臣妾了!”田妃捂着脸哭成了个泪人。

    “你父谋逆,你全不知情?”

    “臣妾……臣妾的确不知情啊。皇上,您要相信臣妾!”

    韩肃缓缓将太后的尸首放下。脱了身上的龙袍为她盖好,仿佛怕她会冷一样。

    随后。走向田妃。

    “皇上,您,您要做什么。”她连滚带爬的往后退。

    韩肃冷笑,随手抓了才刚太后自缢用的白绫下来,“爱妃如此贞洁烈妇,怎么能眼看着吕贵嫔和杜贵嫔都去了。自己还苟活于世呢?你活着,旁人说不定会说你贪生怕死,对朕不忠。”

    “不,不,我不要死。皇上!”

    “你去吧,朕接下来就送你全族下去陪你!”

    韩肃反手将白绫绕在田妃脖颈上,面无表情,手中用力,眼睛看向敞开的格扇外,那湛蓝无云的明他当真已经放手了。”

    “是啊。”阮筠婷笑道:“这样我们走后也可以放下心来。”

    老太太闻言。略有些悲伤:“一定要走吗?”

    “是。”阮筠婷笑道:“老祖宗不必担忧。您只需调养好身子,我与兰舟四处看看,一年半载就会回来看您。到时候小苁就可以叫曾祖母了。”

    “哎,你这孩子,就是不消停。”老太太笑着拭泪,“都已经安定下来。做什么要走呢。咱们一家子人,和和美美的守在一起不好吗?”

    阮筠婷笑道:“好,当然好,不过我想趁着年轻,到处转转看看。去熟悉一下我生活的这片土地。兰舟医术高明,或许可以通过游历而增长医术,还可以救活更多人的性命呢。”

    罗诗敏必然舍不得,眼里含着泪打趣她:“你这丫头,难道你要砸了见死不救的招牌。改叫‘见人就救’?”

    “那样不好吗?”阮筠婷笑着:“我觉着就挺好。”回头问君兰舟,“你说呢?”

    君兰舟摸了摸鼻子:“都依你。”

    “瞧瞧你都要把婷儿宠成什么样子了。”老太太欢喜又嘴硬。

    用过了晚饭,阮筠婷和君兰舟就要告辞。老太太道:“你们几时启程?”

    “明日就要启程,在东港乘船离开。”见左右无人,阮筠婷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来:“老祖宗,这是姬老神医给我的,我跟着兰舟,用不上这个。您留着用。”悄悄地道:“里头有五丸,功效与绣妍丹差不多呢。”

    老太太咂舌。手中的小瓷瓶仿若千斤重。当初为了一丸药,她差点不顾这孩子的性命,如今她却还了她一瓶药。且她给了徐家的,又岂止是一瓶药这么多?

    老太太潸然泪下:“婷儿,外奶奶老了。没几年折腾了,你得了空就带着小苁回来看我。”

    “是。我知道。”阮筠婷也含了眼泪。

    “明儿个。我可不去送你。”

    “老祖宗保重。”阮筠婷抱住了老太太,二人相拥片刻,她才与君兰舟上了马车。

    老太太看着那辆简朴的小马车渐行渐远,流着泪笑出声来。

    采菱,你若瞧见婷儿如此幸福。是否也放下心了?

    %%

    东港位于大梁国东海沿岸,是重要的港城市。此即标有百草堂徽记的一艘木质大船,正缓缓的离开港口。

    临海的悬崖上,韩肃身着便装,策马而立。望着那艘大船渐渐地离开视线。

    他如今,却已经不想在看清楚船头相依的那两个身影。将目光移向了广阔无垠的海平面。

    晨光在海面上洒下点点金辉,朝霞满天,沙鸥盘旋……

    韩肃心中豁然开朗。

    同一片天空下,早晚还会有重逢之日。只希望再见之时,你我仍旧能记得年少时的默契。

    %%

    两个月后,大伊国都城。

    一辆黑色的马车缓缓停在路旁,车门打开,从上头走下一名身着黑色燕尾服的高挑美男子,他长发在脑后松松束成一束,转回身,对着车上的爱妻伸出手。

    一只戴了蕾丝花边手套的小手搭在他的手背,随即,身着鹅黄色鲸骨裙,头戴同色雪白蕾丝镶边插着白羽毛大沿帽的妙龄女子,踩着三寸的高跟鞋优雅的下了马车。

    男子绅士的弯腰,亲吻她的手背。两人相视一笑。随即女子娇笑着挽住他的手臂,两人向着人潮来往的前方走去。

    【全文完】(未完待续……)

    ps:ps:

    打下全文完三个字,真心不舍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