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深夜,上官璇儿才离开,而林天坐在院落内,却没有任何想要修炼的意思。

    手中酒壶已空。

    当他回到房间,什么都不去想,直接睡着了。

    第二天。

    外面嘈杂的声音,令他眉头皱起。洗了一把脸,向着外面走去,却发现葛木森正在和一名身穿红袍的青年争吵,看到眼前这一幕,眼中带着疑惑。

    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葛木森,你还以为自己是葛家少主,现在葛二蛋才是,你算个球啊,未来你注定被当做抛弃弃子,我劝你最好待在这里,不要乱说话,而且我听说,这里好像也不是你做主,你说你当这个出头鸟干什么?”

    宁炎看着他,满脸讥讽说道。

    葛木森闻言,脸庞有些狰狞,然后一拳轰出。

    空气当中泛起几分涟漪,瞬间爆发出恐怖气势。

    当感受到这股力量,宁炎脸色平静,对于葛木森的实力,他自然知道,而这一次最主要的则是过来,打探一下虚实。

    嘭!

    一拳轰击而出,两人身体不断后退。

    葛木森心中暴怒,体内真元涌动,正准备又是一拳轰出,而宁炎忽然停手,笑道:“葛木森,你的实力的确很不错,以你的实力,在你们这群人当中应该能够排在前列,不过我到是对于葛二蛋葛少主,更加好奇。”

    “毕竟打败葛木森的对手,更加值得我们重视。”

    葛木森心中抓狂,这个该死的宁炎,竟然说自己输给葛二蛋,心中暴怒不已。

    “不要乱说话,是平手,是平手你明白吗?”

    宁炎看着葛木森脸色狰狞,嘿嘿笑了起来,他是看出来,这葛木森和葛二蛋两人,绝对不合,如果可以借助这个机会,进行拉拢,又或者离间,应该很不错。

    沉重脚步声响起,所有人纷纷向着远处看去,就算是宁炎也不例外。

    “你要和我比试?”

    葛二蛋看着宁炎,眼中带着俾睨气势。

    林天眼眸闪动,他发现这葛二蛋实力又变强了,现在距离武宗只差一步之遥。

    这一刻,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我问你是不是?”

    葛二蛋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眼中带着浓浓不屑。

    “既然你想要和我比试,那就试一试我这一拳。”葛二蛋没有任何顾忌,然后一拳轰出,这一拳速度飞快,土龙环绕,四周土系气息变得无比浓郁。

    宁炎甚至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瞬间被击飞。

    一口鲜血喷出。

    四周人们看到这一幕,顿时傻眼了,尤其是火焰城的人,他们之前可是准备要尽情的嘲笑对方,而现在,如何嘲笑?

    宁炎连人家一招都没有抵挡住。

    “滚蛋。”

    葛二蛋甚至连看对方一眼都没有看,冰冷说道。

    宁炎闻言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双目盯着葛二蛋,眼中带着滔滔杀意。

    “葛二蛋,这个仇,我记下了,你也不要得意,大师兄会为我们报仇的。”

    葛二蛋眼中带着不屑:“一群废物,你认为我会在意吗?”

    他说完,再一次向着院落内走去,至于旁边的葛木森,他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仿佛眼前的葛木森,就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愤怒。

    怒火。

    葛木森双拳紧握,不过想到爷爷的嘱托,最后又把紧握的拳头松开。

    林天看到眼前的情况,索性无味,然后在整个云落矿场转悠起来。

    毕竟他只是武皇一重,这样的实力,没有人会认为他是参赛选手。

    这样的实力太低,四家参加比赛的人,最次的都是武皇七重,而林天实力太低,自然成为人们选择忽略的人物。

    他寻找到一块大石头,双目看着眼前机关兽。

    机关兽制作的非常精细,他神魂非常强大,仔细观摩,虽然把内部结构看的大差不差,但对于这些到底是如何连串起来的,他却不甚了解。

    正在他继续思考的时候,远处走来一名女子,对方身穿白色长裙,和这里矿场有些格格不入。

    对方肌肤白如玉,粉嫩脸颊带着几分冰冷。

    “你是哪家的?”

    她说话没有半分客气,她刚刚出关,就听到下面人说,有个人在矿场内坐了好几个小时,好像在偷师。

    听到这话,毫无疑问,自然暴怒,所以匆匆赶来。

    而林天看着眼前女孩,站起身拱手道:“在下天元城林天,以前没有见过机关兽,心中好奇,所以过来参观一下,如有唐突之处,还希望姑娘莫怪。”

    “大小姐,这小子弄不好是天元城的探子,专门来探索咱们的机关兽,然后在会武的时候,对咱们下黑手。”

    他看着那说话的黑脸汉子,不由得翻了翻白眼道:“阁下说这话,是不是有些太贬低你们云落矿场了。我不过是刚入武皇境界,如果连我这样的人,都能看出这机关术的奥秘,那武皇巅峰强者岂不是一眼就看穿,那你们又何必藏藏掖掖,完全没有必要吧。”

    张雨霏看着林天,仔细品味这句话。

    虽然不知道这小子前来这里到底来干什么,不过这句话还是有着几分道理。

    “哼,我不管你前来这里是什么目的,矿区陌生人不能随意进入,还希望你能够见谅。”

    林天点点头,看着眼前女子,别人称呼她为大小姐,那么这人身份必定不简单。

    她拱了拱手说道:“这位小姐,不知道可不可向你打听一个人。”

    “谁?”

    “唐炎,不知道云落矿场内有没有一个叫做唐炎的人。”

    张雨霏看着林天,脸色微微一僵,很快恢复正常,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我们矿区一共一千来人,没有叫做唐炎的人儿。”

    “另外,我劝你最好快点离开,要不然等下别怪我们云落矿区的人对你不客气。”

    说完,对方冷着脸离开。

    刚才张雨霏掩饰的很好,却还是被林天看到。

    唐炎必然在这里,而且这个张雨霏铁定认识。

    他摸了摸下巴,心中暗自思索。

    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况且自己也不知道唐炎这家伙在这边,到底属于什么地位。

    如果是普通的矿工,恐怕这女子绝对不会认识。

    在加上众人对她的敬畏,这女子必然和云落老鬼有着莫大关系。

    他缓步离开,这一趟出来,也算有着收获。

    另外一边。

    张雨霏看着对方离开,然后挥了挥手道:“去,把这个人身份调查一下。”

    “是,大小姐。”

    他说完,向着后山练武场走去。

    身穿黑色背心的青年,身上满是汗水,眼中满是坚毅,他双手不断催动着法诀,两头足足十几米的机关兽,正在疯狂对打。

    “唐大哥。”

    青年闻言转过身,原本冰冷的脸庞挤出一丝笑容。

    如果林天待在这里,必然会认出,这人就是他熟悉的唐炎。

    唐炎落在云落矿场,偶然机会表现出对机关术的天赋,并且经过云落老鬼各种考验,最终成功拜入对方门下。

    原本的断臂,更是被张云落用血肉造化丹给治疗完好。

    “雨霏,怎么了?”

    “唐大哥,今天我遇到一个奇怪的人,他还向我打听你的消息,哦,对了,他是天元城的人,不过就是实力有些低,才武皇一重。”

    唐炎闻言,面带疑惑,自己在罪恶之渊根本没有熟悉的人儿,而这个人不仅知道自己名字,甚至还打听自己事情。

    那么很显然,这个人必定是认识自己。

    “他叫什么?”

    “好像叫什么……林……”

    “林天!”

    “对对对,唐大哥,他就是叫林天。”张雨霏点头说道:“唐大哥,他是不是你的仇家?”

    “没有他也来到这里了,难道是听说我的事情,专门前来这里寻找自己?”他双拳紧握,然后摇了摇头道:“不是敌人,而是一个朋友。”

    “外界的朋友。”

    “恩恩,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跑到这里。”

    说着他向着外面走去,现在他心中满是疑惑,他需要前去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唐大哥,你不修炼了?”张雨霏疑惑问道。

    “今天修炼结束,我需要去见一见这位朋友。”

    “嘻嘻,那我跟着你去吧。”

    说话间,两人向着远处走去,并肩而行,如同金童玉女般。

    林天泡了一壶清茶,虎目凝视远方,嘴角翘起。

    “呵呵,比我预想的要快上许多。”

    哒哒哒

    脚步声抵达门口,竟然有些停止。

    “怎么了,老朋友在此,难道不见上一面。”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腔调,唐炎深吸一口气,然后向着里面走去。

    林天站起来,看着这昔日的烈焰公子,对方身上没有那种狂荡不羁,没有了锋芒万丈。

    有的则是锋芒内敛。

    “唐炎。”

    “林天。”

    林天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三人坐在古树下。

    他看着旁边的张雨霏,轻笑道:“这位姑娘,你不是说不认识唐炎吗?”

    张雨霏脸颊微红,吐了吐香舌道,“嘻嘻,我以为你是唐大哥的仇家,所以才说不知道,而且我看你的样子,好像知道我们会前来这里?”

    “呵呵,我当时仔细观察你,发现在我提到唐炎这个名字后,你略微迟疑,显然你肯定认识唐兄,既然如此,如果唐兄真的待在这里,听到我的名字,必然会前来,所以我才如此驻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