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砸了砸嘴,心中无语,人家上面的可是两位魔王,而且还是结丹六重天的魔王,你如何灭杀别人?

    不过他相信叶文雅既然这么说,那么必然有着这么说的理由,他索性闭嘴,正所谓不懂就少说话。

    “好,听小郡主吩咐。”

    而林天忽然想起众人对叶文雅的称呼心中突突,小郡主,我去,这叶文雅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心中想不明白,无奈摇了摇头。

    众人都在这里站着,也不是那么一回事。

    “咳咳,那个文雅,我还有事情,要先离开这里。”林天突然说道。

    而四周人们纷纷看着他,温兴河满脸狰狞大笑道:“哈哈哈,什么有事情,我看你肯定是害怕了,想要逃跑吧。”

    现在的温兴河如同一条疯狗一般,逮谁咬谁,而林天不愿意搭理他。

    叶文雅黛眉皱起,相比其它地方,唯有他们这里比较安全。

    右护法冷哼一声,“小郡主,人家是害怕逃走,咱们没有必要强留吧。”

    左护法原本还感觉这林天比较顺眼,如果对方也是抱着这种想法,那真是令他失望,所以他没有说话。

    而叶文雅把源晶拿了出来,道:“这是你的。”

    林天点了点头,全部收了起来。

    “文雅,这件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劝你最好不要参合进去。”

    “哼,我的事情不要你管,赶紧滚蛋。”叶文雅心情很是烦躁,她本来还打算把林天引荐给父亲。

    不过这一次林天的确有些令她失望。

    而他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迟疑,快速离开,现在手头上源晶足够,而且这两位魔王的战斗,恐怕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

    他回到原来洞穴内,再一次进入修炼状态。

    他从来都不害怕别人说,况且那些人说一些又如何,难道自己会少一块肉吗?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提升自身实力。

    温兴河满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叶文雅笑道:“哎呦,这刚认的男人,这就走了?”

    “实在是太可惜了,文雅你眼光不行,怎么找了这么一个窝囊废。”

    叶文雅双眸冰冷的看着温兴河,眼中杀意涌动,冷声说道:“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废了你。”

    看着那充满杀意的眼神,他知道叶文雅说的是真的,没有继续招惹对方,万一等下叶文雅真的动手又该如何。

    右护法虽然和父亲关系较好,但归根到底他还是叶问天的狗。

    冷哼一声,他不在说话,开始接自己断臂。

    洞穴内布满源晶,浓郁的能量在空中飘逸,感受到眼前变化,心中大喜。

    看着洞口自己布置的阵法,心中稍微镇定,然后开始吸收起来。

    神魂牵引,源晶里面能量全部溢出。

    神魂仿佛得到滋润一般,显得无比强大。

    而且这种感觉更加的美妙,可谓是妙不可言。

    他沉侵当中,开始了第二波修炼模式。

    源晶,那可是能辅助他修炼,能够令他对道意领悟加深。

    所以现在他需要抓紧时间,毕竟源晶有限,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领悟最多东西。

    五天后。

    山丘山,一名浑身是血的青年,手中抓着一把大剑,身体四周满是尸体,嘴角带着冷酷笑容。

    “第二百个。”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林天,林天借助上百块源晶,对于道意的领悟更加深厚,又炼化那一股剑元力,现在他的实力直接攀升筑基二重天巅峰,只差一步踏入三重天。

    两位魔王战斗了这么长时间,依旧没有停止。

    而林天感觉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直捣黄龙的机会,如果自己这次不去,那么灵种真的和自己无缘。

    想到这里,他心中怦然心动,穿上残月军团衣服,不断向着前面走去。

    他浑身是血,身体被魔气覆盖,所有人没有任何迟疑。

    毕竟最近和狂暴军团战斗太过厉害,这样装扮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兄弟,今天杀了几个?”

    林天伸了伸手,而对方满脸崇拜之色。

    “兄弟,好厉害,竟然杀了二十个,下次出去,记得带一带兄弟,这可是大功劳。”

    而林天拍了拍他肩膀,沙哑道:“好,有机会带你出去。”

    林天直接进去,他眉头皱起,灵种所标注的位置,就是在这附近,但这个附近地方也太大了好不好。

    眉头一凝,难道在残月魔王所在的修炼洞府里面。

    为了能够等待时机,那么残月魔王必定会……想到这里,眼睛猛地一亮,他连忙向着远处走去。

    不过来到一处营地,发现里面有着十几个人,而且这些人修为都比较高,如果斩杀,那么绝对是大功劳,他强忍着心中冲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灵种要紧,如果自己炼化灵种,那么这些魔教余孽,那还不是西瓜一般,想怎么灭杀,就怎么灭杀。

    算了,为了灵种,我牺牲一下积分吧。

    重兵把守的山峰上,上面那股炙热的感觉,显得无比浓郁。

    他体内灵种都跳动了一下。

    心中狂喜。

    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不过这里有着一个小队,而且这群人实力全部都是筑基巅峰魔教弟子。

    他不由得有些犯难,手掌向着胸口猛地一拍,嘴内鲜血喷出。

    轰轰轰——

    外面传来强大的真元波动的声音,林天看到这一幕,差一点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刚才自己生出一计,甚至还没有施展,而外面有敌袭。

    吗的,你们怎么不早点过来。

    非得等我吐了一口鲜血在过来,草,你们是不是故意的。

    想到这里,他心情更加郁闷。

    而山巅上面人儿,立马向着下面飞去,带着滔滔魔气,而林天把气息全部收敛。

    吐了一口鲜血也值了,至少自己不用动手了。

    雷翼展翅,游龙八步配合,令他速度达到极致。

    他身体不断前行,当来到洞府门口,发现这里竟然有着一个屏障,满脸轻蔑。

    “这点小玩意,也想拦住我?”

    死灵真元向着里面覆盖,快速消融,当上面出现一道空隙,而他直接钻进里面。

    他没有把屏障全部破掉,毕竟有着这个玩意,还可以阻拦一下别人。

    当他进入里面,入眼的则是满地的源晶画面。

    他嘴巴张大,心中无语,这残月魔王家里有矿是不是,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源晶。

    他粗略估计,这里至少有着上万颗,甚至深吸一口气,他能够感觉自己大脑变得清晰许多。

    手臂一招,然后快速把源晶收了起来。

    自己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前来这里,怎么都得好好收缴一翻,毕竟可是冒着九死一生过来的。

    残月魔王收藏的东西很多,他全部塞进纳戒力内,眼中不断闪动着光亮。

    甚至还得到十几个纳戒,而且里面蕴含的灵石,达到一个恐怖数字。

    他没有仔细算过,应该过亿是妥妥的。

    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大的财富,想到这里,他小心肝怦怦乱跳。

    吗的,一个残月魔王就有这么多收藏,不知道这狂暴魔王那里又有多少好东西。

    而且狂暴魔王前来这里,老巢肯定是没有人。

    等自己离开这里,一定要到狂暴魔王这里走上一着。

    他双眼眯起,看到好东西,全部收藏起来。

    他可不管这些东西对自己有没有用,反正能被残月魔王收藏的东西,绝对没有垃圾的。

    再说了,太垃圾的残月魔王也看不上眼啊。

    当他把这里扫荡完毕,忽然发现,这里竟然没有灵种波动,这令他陷入疑惑当中。

    “这怎么可能呢?”

    他神魂向着四周飘逸,刚才自己在下面,还感受到灵种波动,怎么到了这里面,竟然丝毫动静都没有了。

    眉头深深皱起,眼中带着浓浓不屑。

    神魂向着四周飘动,嘴角抽搐一下。

    我去你大爷的。

    他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结界里面,而结界外面则是恐怖岩浆所在地。

    在岩浆深处,他甚至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睛,那双眼眸贪婪的看着林天,仿佛看到了美味食物一般。

    他疯狂的撞击,而此刻,结界发出动荡。

    感受到眼前便变化,他脸色大变,正准备向着外面走去,忽然感受到外面竟然有人走来。

    “林天,你怎么在这里?”叶文雅看着林天,脸上露出几分惊喜,实在是太意外了,他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林天。

    而温兴河看着林天,双手抱胸,“小子,看来你也是前来抄残月魔王老巢的,赶紧把你得到的东西拿出来,难道你不知道见面分一半嘛。”

    林天看着温兴河,给看待白痴一般,冷声说道:“让开,我要离开。”

    “嘿嘿,现在想要离开,把纳戒交出来。”温兴河满脸阴沉的看着林天说道。

    “温兴河,你实在是太过分了,这里是林天先来的,再说了咱们过来主要是收集消息,不是来夺宝的。”

    “文雅,我觉得残月魔王遗留的东西,应该有着我们需要的线索。”

    林天掏了掏耳朵,见过不要脸的,却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不就是贪婪宝贝嘛,老子就是不给。

    “你们想要知道残月魔王和狂暴魔王为什么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