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神尊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浑水摸鱼
    当两人躲避开魔教余孽搜查,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没有办法,这些人实力太强,还有哪位封王级别的强者,他们要是正面遇到,绝对的必死无疑。

    既然如此,还不如果断逃离。

    叶文雅喘了一口气,漂亮的眸子看着四周,眼中当中充满忌惮。

    那封王强者仅仅威势,就令他们差点离开不了。

    “林天,接下来你去什么地方?”

    “去什么地方?”对于这个,他还真的没有考虑,所以说,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什么地方。

    “没有想好,应该到处杀魔教余孽,增强自身实力吧。”忽然想到什么,嘿嘿笑了起来:“咳咳,那个叶文雅,给你商量一个事情呗。”

    叶文雅看着林天笑容,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问道:“什么事情,说!”

    “咳咳,我就是问问你有源晶没有,我用积分给你兑换。”

    “用积分兑换?”听到这话,他眼睛眯起,脸上露出开心笑容:“好吧,不过想要和我兑换,价格可是稍微高一点。”

    “正常兑换是一百积分兑换一枚源晶,你给我一百一就好了。”

    “一百一?”林天闻言眼睛瞪圆,他连忙查探自己积分,上面只有一千二百多积分,也就说他忙活了大半个月,只能兑换十块源晶。“

    心中想着很是郁闷,然后把一千二积分全部划给她。

    叶文雅看着一千二积分到账,粉嫩脸颊上面满是笑容,她发现自己越看这林天,越是可爱。

    “嘻嘻,林天,我发现你真的很大方,以后咱们经常合作,过两天我回城一趟,然后兑换更多的积分,这段时间你可是得好好杀怪哦。”

    林天听到她这话,心中很是无奈,最后点了点头道:“好的,我会的。”

    而叶文雅从纳戒里面拿出十五块源晶道,“看在咱们合作的份上,我多给你一点源晶,好好努力。”

    说着她拍了拍林天肩膀,然后整个人快速消失原地。

    空间卷轴!

    这个属于灵符领域,心中苦笑,原来这叶文雅还有这么一个大的底牌。

    有着空间卷轴,就算面对封王强者,她也能逃离这里,看来这个叶文雅身份不简单。

    林天没有纠结这些东西,双眸盯着四周,眉头皱起。

    之前还没有发现,现在看向四周,他竟然从当中寻找到一丝熟悉感觉。

    眼球瞪圆,眼中满是震惊。

    “这地形,竟然和地图上面一般无二……”想到这里,他心中充斥着兴奋。

    “难道说,这里有着灵种。”

    身体不断颤抖,真是运气太好了,灵种这玩意,那可是能够令实力暴增的存在,他如何能不兴奋。

    双眸盯着四周,然后根据地图上面的标注进军前行。

    为了防止被魔教余孽发现,他收敛气息,毕竟这魔教余孽的鼻子很灵敏,万一被他们发现,自己寻找灵种的梦将会破灭。

    他不断前行,眼眸猛地一缩,因为这个时候他竟然看到前面有着魔教余孽大军。

    这个发现,令他心中有着一种不好的感觉。

    而且下面足足二千魔教余孽,甚至在其中一顶帐篷内,还有一个无比强悍的气息。

    封王级别的强者。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心中苦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里还有封王级别的存在,如果对方一直呆在这里,那么自己想要抢夺,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眉头皱起,大脑不断转动,心中则是想着该如何处理。

    驱狼吞虎。

    这是他想到的唯一办法,封王级别的人物待在这里,如果自己前去,甚至不用封王级别强者出手,光是这些小喽喽大军,也能把自己给淹没,所以现在需要更多的狼来吞虎。

    他甚至怀疑,这里的封王强者,已经知道灵种的事情。

    身形缓缓退出,裹着黑袍,甚至专门用死灵真元覆盖全身,这样能够给人一种迷惑作用。

    他专门走过一些魔教余孽多的地方,专门把灵种的事情说出来,正所谓一传十十传百。

    “嘿嘿,消息已经传递出去,现在坐等看戏。”

    嘴角翘起,寻得一处隐蔽地方,进入修炼。毕竟十五块源晶,他需要好好利用。

    山中修炼无甲日,最近两日。

    狂暴魔王和残月魔王在最后的净土打的不可开交,不仅守护者联盟满脸蒙圈,甚至连带着魔教这边,也是不明情况。

    对于这种事情,守护者联盟显得无比开心,毕竟这相当于消耗魔教有生力量。

    所有人都在积极准备。

    甚至不少联盟大佬准备出击,给这热闹的局面增添一把火。

    对于这个,林天不是很清楚,现在的他完全陷入修炼当中。

    虚空城

    这里是最后净土唯一主城,这里气势恢宏,四周守卫都是筑基境武者。

    双眸凝视远方,眼眸冷冽。

    一名身穿红色长裙的女子,走到门口,四周守卫纷纷下跪,可以看出女子身份不简单。

    女子只是轻轻点头,快速向着里面走去。

    当来到城主府,黛眉微微皱起,她摆了摆手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郡主,现在两大魔王打架,城主和领主们商议,要不要派兵出击。”

    “魔王打架?”这种事情其实在魔教当中不算新鲜,毕竟魔教余孽向来残暴不仁。

    “嗯嗯,好的,我知道了。”女子点了点头,“这些魔王在什么地方?”

    “在烈焰领域和黑雾领域。”

    女子脸色微微一冷,这个地方她实在是太熟悉了,她就是从那里回来的,想到这里,她脸色显得不是很好看。

    漂亮的眼中带着几分担忧。

    “林天,希望你没有事情。”

    她直接向着城主府内走去,守卫看着小郡主,没有人敢阻拦。

    如果小郡主发火,他们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父亲,这么热闹的事情,咱们一定要去热闹一下。”

    叶问天看着自己小女儿,脸颊带着几分佯怒,“哼,文雅,你就知道瞎胡闹,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你插嘴,女孩子家家,不应该在家学习绣花做饭嘛。”

    叶文雅闻言,撅着小嘴,很是倔强说道,“父亲,关于你的这个观点,我不赞同,危险就在眼前,我身为城主女儿,以灭杀魔教余孽为己任,怎么能够在家绣花做饭,没有大家何来小家,所以为了灭杀魔教余孽,我身陨又何妨!”

    叶问天听到这话,脸上露出欣慰之色,点了点头,大笑道,“好,很好,不愧是我叶问天的女儿,说吧,这一次说去获得多少积分。”

    “三千。”

    叶文雅很自然的说道,虽然这里面有着林天一千二,不过自己已经付过源晶了,虽然给的源晶少了一点。

    但积分也是自己的。

    “哎呦,不错嘛。”

    “城主,小郡主已经成长起来了,这样的成绩,就算派出一个小队,也不一定能达到这种成就。”

    “是啊城主,我看这次可以让小郡主带队,然后派出左右护法前往。”

    叶问天听到这话,不由的点了点头,左右护法,都是封王级别的高手,而且他们这一次前去,主要目的是探索情况。

    狂暴魔王和残月魔王,两人距离比较远,两人开战,必然有理由,不可能毫无缘由就开打。

    他陷入沉思,四周人们都没有说话。

    叶文雅显得有些着急,连忙说道,“父亲,我愿意前往,为父分忧。”

    听到这话,他知道自己继续劝说,也起不到作用,点了点头道,“好,既然文雅你愿意前去,那么就去吧,不过需要记住一条,必须保证自身安全。”

    “嘻嘻嘻,谢谢父亲。”

    魔气纵横,山巅摇曳,林天从修炼当中醒来,眼中带着几分不喜。

    刚才自己差不多要迈入筑基二重,结果被这一道攻击给震出,这令他心情极其郁闷,不过好在,对于道意的领悟,则是越加浓郁。

    他向着外面走去,发现四周有着两波人。

    从对方穿的衣服,可以看出属于两个阵营。

    不过这些都和他没有关系,最主要是因为这两波人打扰自己。

    而且这一群当中,最强的不过是筑基四重,嘴角挂着冷笑。

    妈的,这是给自己送积分啊。

    两边的人儿,同样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一个人类,不过看到对方浓郁的魔气,知道他是魔教弟子,大家都没有动手。

    “嘿嘿,兄弟,我们是狂暴魔王麾下的,你是跟哪位魔王大人的?”

    “是啊兄弟,我们是残月魔王麾下,如果你是我们残月军,那就赶紧过来,正好一块弄死这群狂暴杂碎。”

    林天嘴角带着冷笑,没有想到自己当初宣传起到作用了。

    “狂暴军?残月军?”他掏了掏耳朵,不屑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听说过,不过你们打扰我修炼了,所以你们必须死。”

    两拨人看着林天,一个个大笑起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蠢的人。

    实力不怎么样,这说大话的功夫倒是挺厉害的。

    “吗的,竟然说没有听说过狂暴军团,这是对我们大人的侮辱,小子要么跪下道歉,要么我把你双腿给折断。”

    林天闻言笑了起来,“把我双腿给折断,我很想说你怎么这么牛掰。”

    他说完,真元在空中凝聚,一把巨大剑芒从天空降落。

    轰!

    恐怖的剑意向着四周蔓延,距离较近的几人,率先遭殃。

    感受到积分又在增加,他嘴角翘起。

    紫曜剑猛地出动,他的速度被提升到极致。

    “就让你们化作我的积分,这样我还会记住你们的好。”

    林天的身影在空中不断闪动,伴随着惨叫声响起,原本二十多人的小队,瞬间覆灭。

    两位小队长脸色非常难看,他们带来的人都死了。

    都被这个人杀死了。

    “一起弄死他?”

    “好。”

    两人说话,正准备向林天冲去,空中出现一个黑色牢笼,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困住在内。

    “真是不自量力,这样的手段也想跟我动手?”

    空中出现一团火焰,瞬间两人化成粉末。

    而林天开始寻找,毕竟这群人虽然死了,身上东西留在这里显得很是可惜,还不如成全自己。

    他搜寻了一翻,结果只找出五颗源晶,心中很是鄙视。

    吗的,这么多人就得到五颗源晶,难道魔教余孽都是吃干饭的吗?

    他心情郁闷,拖着下巴,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现在两位大魔王干架,自己是不是可以浑水摸鱼?

    反正现在灵种不是那么容易得到,不如先猎杀一些魔教余孽,正好为自己积分增添色彩,想到这里,他整个人兴奋起来,身上被死灵魔气覆盖,然后向着远处走去。

    神魂涌动,专门挑选一些小股部队,毕竟他手上没有太多灵石,根本没有办法布置出强大阵法。

    忽然想到叶文雅,心中无奈,如果叶文雅待在这里,自己布置出四象锁天阵,哼哼,那还不把这群人全部给绞杀。

    他正漫无目的走着,忽然前面走来一人,对方身受重伤,他显然也发现前面人儿,不过看到林天身上穿的衣服,心中松了一口气。

    “快,快送我回去,这狂暴军团的人真TMD疯狂。”

    林天看着眼前人影,眼睛眯起,脸颊露出笑容,真是没有想到,这绝对是想什么来什么。

    筑基八重天,他眼眸盯着对方,这个积分,不这个人,嘴角笑意变得浓郁起来,然后连忙走去:“你怎么样?”

    “吗的,废话真多,你感觉我……”

    噗!

    他眼睛瞪圆,眼中满是不敢相信,这个明明是自己这边人,为什么要对自己出手?

    他很是想不明白,而林天也不想让他想明白。

    死灵真元在对方体内涌动,直接把对方所有能量全部吞噬,再一次回到林天体内。

    而林天身体猛地一震,这股精粹的能量,竟然令他距离筑基二重只差一步之遥。

    我去你大爷的,早知道早点就搬出死灵真元了,以前杀了那么多人,亏大了。

    他越想越亏,而不远处快速奔袭而来不少人,他粗略估计,至少有着十几人。

    这些人身上满是伤痕,如果没有猜错,这些人应该是狂暴军团的人。

    而对方也是满脸错愕。

    “呵呵,看来残月军团里面,也不太平啊。”

    “大人,我可不是残月军团的人,我是正儿八经狂暴军团的,我专门换上残月军团的衣服,为了就是守株待兔,获取大功劳。”

    他脸上满是憨厚笑容,不断向着对方走去:“大人,不知道我杀了刚才那个人,能获得什么赏赐。”

    马二看着林天,对方那憨厚模样根本不像是作假,点了点头:“嗯好,不错,没有想到你小子还有点脑瓜子,不像其他人,光知道用蛮力。”

    “以后你就跟着我马二吧。”

    林天闻言,脸上露出崇拜之色,重重的点了点头:“恩恩,好的,听大人的。”

    马二看着林天,疑惑道:“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以前跟谁的?”

    “尼玛。”

    “尼玛是什么人,我怎么没有听说过?”马二问道。

    “通俗一点就是草拟吗。”

    原本人畜无害的林天,身体直接暴起,紫曜剑上闪动着光芒。

    拔剑术施展出来。

    四周更是被凌厉的剑意给覆盖。

    所有人感受到眼前变化,一个个脸色大变。

    “不好,这个人是伪装的,他是残月军团的人。”马二不断后退,不断呼喊说道。

    “不好意思,你猜错了,我也不是残月军团的人。”林天眼中带着轻蔑,一剑斩出。

    空中出现一道道剑芒,剑芒化丝。

    所有人身体猛地一僵,因为这一刻,他们赫然发现自己对于身体的控制力不断减少。

    扑通!

    扑通!

    所有人都倒在地上,而马二实力比较强大,刚才他错开身体,直接躲避开眼前攻击,眼中带着浓浓杀意。

    “小子,无论你是谁,今天都必须死。”马二脸色狰狞威胁道。

    “大人,你这是干什么,我过来就是想要赚点积分的,你不要这么凶残好不好。”

    手中紫曜剑不断斩出,马二不得不向后退去。

    他心情很是郁闷,如果不是刚才血战消耗太大,这样的小喽喽,他一巴掌就能拍死。

    马二气势下滑,而林天眼睛闪动,嘴角翘起。

    “呵呵,既然你不行了,那就把命留下吧。”

    “你是守护者联盟的,该死,你们守护者联盟到底来了多少人。”马二惊怒交加,这个时候就算他再蠢,也知道这人是守护者联盟的。

    “守护者联盟,不好意思,对于这个我不清楚,因为我从来没有和他们打过交道。”林天看着他,手中紫曜剑指着他,笑道:“如果可以,我更喜欢你叫我独行侠。”

    马二满脸不信,而林天看着他的表情,很是郁闷道;“我说的是真的。”

    “吗的,我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但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必须死。”

    原本萎靡不振的马二,身上气息疯狂攀升,直接瞬间恢复到筑基七重天。

    “筑基七重,嘿嘿,这能量一定很强吧,我想你身上肯定有着不少好东西,既然如此,我统统都要了,包括你的命。”

    “想要我的命,你还没有资格。”

    林天看着他,脸颊笑容浓郁,这种依靠潜力值提升实力,根本没有办法持续多久,等时间一到,那么对方就是砧板的鱼儿。

    任由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