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御天施展出现,空间出现一道道重力则是不断缠绕着对方,段峰眼中带着错愕,根本不明白眼前是什么情况,但林天另外一招已经施展过来,并且携带着恐怖威势。

    “光影虚空斩!”

    嗡嗡嗡——空中出现一道巨大的剑芒,剑芒随风不断变大。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

    “林天,你到底搞什么鬼。”

    段峰发出怒吼,而其他人显然也看出眼前变化,不过林天却毫不在意,发出冷笑,手中动作则是越来越快。

    “呵呵,既然你这么厉害,试一试我这一招好了。”

    嗡嗡嗡

    段峰一句话没有说话,他奋起反抗,恐怖的力量重重的敲打在他的身上。

    噗——一口鲜血喷出,他脸色狰狞万分,其他人纷纷看着眼前攻击,一个个眼睛瞪圆。

    “我去,这林天这么牛掰?”

    “是啊,这林天怎么会这么强大啊。”

    所有人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甚至还有人想要说些什么。

    而这个时候段峰直接暴走,眼眸里面蕴含浓浓杀意,他奋起向着林天攻击,而林天面对眼前恐怖招式,丝毫没有后退,有的则是勇猛前进。

    “该我碎。”

    紫曜剑上面附带着雷电之力,伴随着他一声怒吼,然后重重向着下面斩出。

    感受到眼前这一招,段峰连忙抵挡,可惜他还是低估了这一招的恐怖力量。

    林天这一招力劈下去,段峰身体颤抖了两下,而他嘴角带着冷酷笑意,右腿猛地踹出。

    砰!

    段峰再一次被踹飞,不过林天的情况同样不是很好,身上更是被对方击中,体内气血翻涌。

    “给老子滚!”天虎王座施展,段峰整个人如同无垠之水,瞬间被击飞。

    林天看着眼前这一幕,嘴角带着冷酷笑容,他双眼看着众人冷笑道:“还有谁?”

    段峰擦了擦嘴角鲜血,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败了,而且还败的这么彻底,这令他心中愤怒不已。

    尤其是听到林天的话,更是一口鲜血再一次喷出。

    “我去,连段峰都不是林天的对手,实在是太牛掰了。”

    “是啊,谁能想到段峰也不行啊。”

    尤其是听到林天的话,众人嘴角不断抽搐,却没有人敢上前。

    毕竟他们实力还不如段峰。

    现在瞬间陷入冷场。

    武绝天看着这么一群人,低头暗骂一声废物,挥袖离开。

    眼下的情况只是走走过场,毕竟林天战胜段峰,没有人敢和他继续斗。

    “等一下。”说话的是徐荒,他缓缓走来,看着林天,眼中蕴含浓浓战意。

    “元明老师,我想和他比试一下。”

    徐荒说的这话,锵锵有力,而元明看着他眼中露出疑惑,忽然笑道:“呵呵,年轻人有冲进是好事情,好的,没有问题。”

    林天站在擂台上面,眼眸古怪的看着徐荒,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

    “林天,我只是想要印证心中观点,你不要多想。”

    林天看着他的模样,轻轻点了点头,眼中战意升腾,“既然如此,那就让我试一试你最近进步吧。”

    两人战斗在一起,而老生显然没有脸继续呆在这里,纷纷扭头离开。

    最为强大的段峰都被人家新生给击败,本来他们还想着等下好好地讽刺一下这群人,现在看来人家不过来讽刺他们就算不错了,还想着讽刺别人,这不是找死嘛。

    新生们没有离开,徐荒在新生当中威望很大,尤其是刚刚进入北灵院,在遭遇新生打压的时候,他站出来并且很强势反击,得到不少人的拥护。

    嘭嘭嘭。

    两者拳头相互叠加,更是拳拳到肉,林天身体后退一步,而徐荒则是退了好几步。

    林天嘴角翘起,游龙八步施展出来,双拳猛地轰出,如同过江猛龙一般。

    一手托着天虎王座,一手托着雷豹,面色冷峻。

    两人对战没有任何留手,徐荒和林天对战,其实也是有着这方面意思,如果林天留手,那么则是显得看不起对方。

    徐荒感受到眼前招式,脸色大变,不断后退,但是他怎么能够躲开眼前攻击。

    轰轰轰!

    噗!

    徐荒被击飞,一口鲜血喷出,林天走下擂台看着他,轻声问道:“有没有事情?”

    徐荒站起来摇了摇头,仿佛做了一个决定般,对着旁边少年说道:“马小虎,以后咱们四荒社交给你了。”

    马小虎闻言心中大为着急,连忙说道:“徐哥不行啊,还是你领导我们吧。”

    徐荒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没事,你只是掌管一下,如果以后有着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帮忙,毕竟四荒社是我一手带起来的。”

    “可是——”

    “没有可是。”

    说着徐荒向着远处走去,留给众人一个背影,而林天看着他的背影,眼眸当中带着考虑。

    “林天,可以啊竟然得到了第一名。”正在他愣神的时候,忽然一双大手猛地拍打过来,林天看着黄珊,心中很是无语。

    这娘们手劲真的很大啊。

    “我说学姐,你可不可以事先打个招呼,突然这样冒出来,把我吓一跳,你难道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黄珊看着林天撇了撇嘴,嘿嘿笑道:“林天,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当初你和人家表白的时候,我也没有看到你这样扭捏啊。”

    我去你大爷的,我什么时候给你表白的。

    林天闻言心中真的很想骂娘,这个黄珊真是信口胡说八道。

    旁边的郑南和吴东纷纷侧目看着林天,暗中竖立起大拇指,就连旁边的秦香凝等人,看着林天眼神怪异。

    最后冷哼一声离开。

    林天看到眼前这一幕,彻底头大了。

    “我……我真的没有表白好不好。”

    黄珊拉着林天向着远处走去,嘴里还嘟囔着‘等不及’的话语。

    林天有心解释,却无力回天,尤其是众人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如果再去解释,只会越来越糟糕。

    大爷的。

    “天哥就是牛掰啊,连学姐都能搞定。”

    “是啊,如果我有着天哥一半的能力,以后绝对在北灵院横着走。”

    所有人都在说话,而林天心中苦涩。

    “大哥的,不要这么搞好不好,这样会没有朋友的。”

    当两人来到一处洞府内,林天疑惑看着四周,依山傍水,绝对是个好地方,而且这里灵气俱佳。

    “这里是?”

    “嘻嘻,我的住所。”

    日了个狗,人比人气死人,他们都是好几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面,而黄珊竟然独自占据这么大的洞府。

    “羡慕吧,要我说,你要不前来这里,到时我可以给师尊说一说,也给你一个洞府怎么样?”

    黄珊的师尊是张烈,还是一个在炼丹方面不如自己的人,让自己认他为师傅,哼哼,做梦去吧,绝对不从。

    “以后再说,以后再说。”他连忙摆手敷衍道:“哦,对了,你找我前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