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嘭!

    沉闷的破风声响起,张烈和杨长青看着眼前阵法都在摇晃,一个个面色凝重。

    那凶兽精血太过恐怖,他们不知道林天到底能不能扛下来,如果能扛下来,绝对是万事大喜,如果不能扛下来,那么必定十分危险。

    正当众人陷入思考的时候,而门忽然打开。

    恐怖的凶威则是扑面而来,两人脸色凝重看着那少年郎,对方虽然看起来比较狼狈,但总体情况还算不错,这令他们松了一口气。

    林天看着杨长青,面带疑惑,他不知道这两位怎么会前来这里,疑惑道:“杨长老,你怎么来了?”

    “嘿嘿,还不是因为你补齐了丹方,咱们北灵院五品炼丹师想要过来看看你。”

    听到这话,林天眉头不由得跳动一下,他认真的打量着眼前张烈,在对方身上,他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火系能量,这股能量非常强大,而且身上还残留着混合药材的味道。

    眉头皱起:“哦,不知道这位长老找我所谓何事?”

    林天看着对方,不卑不亢的说道。

    而张烈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好,面对我和老杨头还能如此不卑不亢,你的确不错,我发现你对于古丹方有着很多理解,想要让你成为我的药童,怎么样有兴趣吗?”

    林天闻言心中惊讶,他没有想到张烈他们前来是因为这个,不过却摇了摇头,开玩笑,自己好歹也是丹圣的存在,给一个五品炼丹师当助手,这说出去多么没有面子。

    “不好意思长老,我没有时间,所以……”

    杨长青看着林天,眼睛瞪圆,能够成为张烈的药童,如果关系处的好一点,以后想要什么丹药,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而这个林天倒好,竟然直接拒绝。

    张烈更是鼻子都气歪了,他本来以为以自己炼丹师的名头,能够镇住对方,现在看来自己想多了。

    而杨长青再一次说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五品炼丹师到底是什么概念,你竟然拒绝,你脑袋是怎么想的?”

    林天看着满是气愤的杨长青,脸庞带着无奈,苦笑道:“杨长老,我现在时间真的非常紧张,我得增强自身实力,而且过段时间还有一场赌斗,地点定在死亡擂台,所以对于其他事情,我真的没有时间。”

    “哼,小子,别人跪在地上求我,我都不一定会答应,你倒好竟这么张狂,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在这个北灵院能混出什么名目出来。”

    说着猛地被一甩袖子,直接离开,而杨长青指着林天苦笑不得,本以为这是一件好事情,却没有没有想到会是如此。

    等他们离开,而郑南和吴东走了进来,尤其是刚才他们待在门口,那可是听得真真的,他们真是没有想到林天竟这么霸气。

    实在是太牛掰了,连长老的邀请都拒绝。

    “林天,这可是抱大腿的好时机,你难道就不后悔?”

    “抱大腿?”

    林天闻言嗤之以鼻冷笑道:“不需要,因为我自己就是大腿。”

    “……”

    关于林天拒绝五品炼丹大师的事情,慢慢的在整个北灵院内发酵,所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也有人在暗地里议论,这林天是不是犯傻,这么好的机会,竟让其白白流走,实在是太蠢了。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认为林天这样非常具有傲骨。

    叶狂这两天提心吊胆,本来以为对方一飞冲天,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交集,毕竟能够抱上两位长老的大腿,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但林天倒好,直接放弃抱大腿的机会。

    这令他原本颓废的战意,再一次升腾起来。

    “哈哈哈,真是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蠢,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他太聪明,那岂不是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兴奋起来。

    他满脸笑容的进来,看着那里的林天笑嘻嘻问道:“哎呦,天哥没有修炼啊,我听说你拒绝了张长老,是不是真的?”

    “哎呀,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你怎么拒绝了呢?”

    面对喋喋不休的叶狂,他眉头不断跳动,眼中带着几分厉芒:“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给老子滚蛋。”

    叶狂听到这话,眼中带着浓浓杀意,他真的没有想到,林天还这么狂。

    “林天,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妄,不过我很想知道,你现在实力怎么样!”

    林天抬头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讥讽:“呵呵,怪不得敢这么说话,原来是是突破了,不过你以为自己达到真元境就可以和我对抗了吗?”

    “林天,你也不用吓唬小爷,实话告诉你,小爷早就看你不爽了,要不要前去死亡擂台。”

    “死亡擂台?”林天看着他摇头道:“你太看的起自己了,这样你先接下我一拳再说吧。”

    说着林天一拳轰出,所有人感受到这股气势,脸色登时大变,恐怖的气机直接把叶狂给锁定。

    他试图摆脱这种锁定,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摆脱,眼中带着惊恐。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这么强大。”

    砰!

    林天一拳轰出,而叶狂身体瞬间被击飞,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废物一个,这一次只是一个教训,如果有下一次,我必杀你。”

    叶狂冷冷的盯着林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突破达到了真元境,还不是林天的对手,这令他心中很是愤怒,眼眸当中带着浓浓杀意。

    他一句话没有说就离开。林天看着对方充满这恨意的眼眸,心中升起一种可惜,如果这里不是北灵院,这叶狂必死无疑。

    旁边的郑南和吴东狠狠地咽了咽口水,眼眸里面满是震撼:“太强了。”

    “实在是太强悍了林天,我发现你越来越恐怖,而我们和你的差距也越来越大,好伤心啊。”

    林天看着他们,尤其是听到两人的话,摸了摸鼻子道:“有什么好伤心的,我这一次只是运气比较好,大难不死,实力才会提升这么多,如果下一次还有这样的机会,我恐怕不会继续了,实在是太折磨人了,差一点就死在里面。”

    两人闻言,看着林天,眼中带着佩服,他们很清楚,如果林天没有抗住杀意冲击,那么他这一次绝对完蛋了。

    “好了,我这几天都在闭关,北灵院内有着什么事情?”

    “对了林天,这徐荒现在势力已经初具规模,人员达到了二百,而且就在昨天徐荒突破真元境,并且还把一名老生给击退。”

    “还有秦香凝和方木玲也突破了。”

    “是啊林天,现在突破真元境的新生已经有着十几个了,有没有感受到一点压力?”

    林天听到他们的话,却是摇了摇头,压力?

    说真的,他的确有压力,不过他的压力不是这群新生,是更加强大的存在。

    “你们两个也需要努力,要不然以后将会被拉开距离。”

    林天说完向着外面走去,而他不知道,当他离开后,郑南和吴东则是陷入修炼当中,争取早日突破真元境。

    北灵院真元境才是主体,而搬血境还有些不入流。

    另外一边。

    张烈却气得来回转悠,而杨长青看着他,苦笑道:“我说老鬼,不就是没有答应你嘛,也不用这样吧。”

    “哼哼,你懂什么,这可不是面不面子的事情,我张烈好歹在北灵院也算是一号人物,现在倒好,打算收他当药童竟还不乐意。”

    “张烈,你这火爆脾气我看还是需要改一改,人家不同意怎么了?天才不就是应该有点特权吗?”

    杨长青笑着说道。

    而张烈闻言眼睛瞪大,虽然理是这么个理由,但他怎么都感觉有些不对。

    “哼哼,这小子,终有一天会求到我的,我倒要看看下一次他求我又会怎么样?”

    看着张烈驻定的模样,而他却没有说话。

    走在蒙阴小道上,空气清新,林天看着四周,当看到前面的人儿,脸庞猛地阴了几分,他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武逍。

    “哎呦,这不是新生林天嘛,我还以为你害怕我专门躲起来了呢。”

    “躲着你,你太高看自己了吧。”林天看着对方,眉头皱起,眼中带着深深不屑。

    本来面带笑意的武逍,听到这话,脸庞登时变得阴沉下来,他看着林天:“小子,你还是这么张狂,你难道不知道,没有实力的狂妄,其实是找死的表现吗?”

    “哦,还有这个说法,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难道武逍学哥打算在这里卖弄嘴皮?”

    “如果是卖弄嘴皮,我先投降。”

    “你找死。”武逍身上气势不断攀升,身为真元境武者气息爆发出来。

    所有人纷纷向着这边看来,众人也没有想到,武逍和林天竟然在这里碰到。

    “死亡擂台,敢不敢?”

    “好啊。”林天看着他,笑呵呵说道,嘴角带着几分凶狠笑意。

    众人听到这话,一个个神情兴奋,这林天和武逍对上了。

    “好,实在是太好了,这一次有好戏可以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