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内,林天双手不断挥舞,直接把九龙戏珠这一门绝技交给白傲雪。

    而对方则是站在旁边,脸上满是兴奋,尤其是林天施展的很慢,更是方面他学习。

    “看清楚了吗?”

    白傲雪听到林天的话,挠了挠头:“看清楚了,但是记住了一半。”

    林天看着他,板着脸,不过心中还是很满意,想当初他学习的时候,第一遍只是记住了三成,而白傲雪竟然记住了一半,已经很厉害了。

    “我在施展一次,如果这一次还不行,你就回滕王阁吧。”

    白傲雪面带凝重,这几天他学习了很多东西,这林天各种手段,他以前从未听见过,而且每一个手法,都是非常实用,甚至比着自己师尊教导的都要好。

    他心中甚至升起一种荒唐想法,那就是林天在丹药领域,比着师尊都要强。

    “看好。”看着对方失神,林天眼中带着几分不喜,沉声喝道。

    而白傲雪精神猛地一震,再一次向着林天看去,他眼眸盯着对方双手,仿佛四周再无其他东西,只有他的一双手,手指跳动,火焰更是在指尖跳舞,显得无比美丽壮观。

    “好强大,这样的控火能力真是好强悍。”

    “这家伙该不会是老妖怪吧,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强。”

    林天施展完毕,直接把丹鼎扔给白傲雪:“自己好好练习吧,到时我过来检查,不达标走人。”

    他没有多说,直接离开,当来到前面,而狂龙快速走来:“少爷,前面出事了。”

    林天脸色猛地一沉,快速向着外面走去,当看到外面人儿,嘴角翘起:“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水月城贺家大少爷嘛?”

    “你怎么前来困兽城了?”

    贺战龙看着林天,他没有想到自己竟在这里遇到林天,眼中带着兴奋,父亲派出去的血刺都没有灭杀林天,这件事情如果一道刺,在他心中生根发芽,现在忽然看到林天,他嘿嘿笑了起来:“好呀林天,我可是搜寻了你很长时间,没有想到你竟然躲在这里,现在跟我跪地给我赔罪,我还可以放过你,要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大胆,一个狗东西,竟然也敢跑到我们一品堂撒野。”狂龙看着贺战龙冷哼说道。

    贺战龙看着狂龙,面带不屑:“狂龙,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刚才的事情我不计较了,今天我只是要抓这个小子。”

    “抓我?”林天摸了摸下巴,然后看着四周,发现贺战龙身边跟着好几名搬血巅峰武者,甚至还有两名真元一重老者,这样的配置很强大,不过如果以这样的实力就想要拿下他,还差点。

    “贺战龙,我不知道是该说你愚蠢呢,还是说你真的蠢,在困兽城动手?你可以试一试。”

    贺战龙正准备动手,而后面老者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而后者脸色登时变得难看起来。

    “好好好,怪不得你小子这么嚣张,原来是算定了我们不能出手。”

    林天看着他,道:“贺战龙,不要给自己找借口,什么叫不能出手,不要忘记,这困兽城内可是有着一座生死擂台,你想要杀我,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

    林天看着贺战龙,满脸的玩味说道。

    而贺战龙闻言,眉头皱起,他没有想到林天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心中打鼓,这林天难道有着什么依仗不成?

    想到这里,他脸颊瞬间黑了下来。

    “真是一个废物,只会叫,不会做,你说你有什么用?”

    “水月城第一天才哦,真的好了不起。”

    贺战龙眼中杀意浓浓,这林天不过离开水月城一个多月,他不相信对方会变得很厉害,当下说道:“好,生死擂台就生死擂台,我倒要看看你多牛。”

    “少主,不可。”

    “少主……”

    “好啊,上次没有和水月城第一天才动手,真是遗憾,这一次我到是想要试一试。”

    “这小子是不是脑袋坏掉了,竟然和咱们堂主比试。”

    “是啊,我看他脑子不好使,咱们堂主这么忙,应该是看他比较嚣张,才打算教训教训他。”

    所有人都在议论,而贺战龙心中震惊。

    难道这小子是一品堂的堂主?

    这怎么可能,对方离开水月城才多长时间。

    “是你一品堂堂主?”

    林天看着贺战龙如同看待白痴一般,冷声说道:“你感觉呢沙雕。”

    靠靠靠!

    贺战龙感觉体内血液正在燃烧,这些年已经很少有人敢给他脸色看,更加没有人敢当面辱骂他,现在这个林天这几样都占据了。

    “生死擂台见。”

    林天和贺战龙生死战,这件事情在困兽城内,倒是掀起了一场小小的风波,毕竟生死擂台已经很久没有启动了。

    擂台外面不少人都在等待观看好戏,而林天站在擂台上,面带微笑,仿佛接下来的不是生死战,而是一场闹剧。

    罗素站在人群当中显得极其显眼,毕竟罗素可是困兽城的名人,再其身边不少人担当起护花使者。

    而林天显然也看到对方身影,心中很是怪异,不知道这罗素过来凑什么热闹。

    “林天公子加油哦。”

    罗素举起小手,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

    而林天脸色猛地一僵,在罗素做完这个姿势后,他感觉无数的目光盯着他,后背都有些发凉。

    这个妖女到底想要干什么,这是给自己拉仇恨啊。

    贺战龙显然也看到了罗素,眼睛猛地一亮,他没有想到在困兽城还有如此绝色。

    “林天,我也过来给你加油。”娇嫩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看着那长裙女子,眼睛瞪大。

    “我去,这林天为什么这么好运,连慕家大小姐都过来帮他加油助威。”

    “是啊,实在想不明白。”

    下面各种议论的都有,而林天眉头皱起:“慕小姐,只是一场闹剧而已,不用亲自前来。”

    四周看客们,一个个脸色猛地一僵,闹剧?这林天心真大,直接没有把这个对手放在眼里啊。

    “呵呵,好久困兽城没有发生这样的趣事了,人家当然得过来看看,万一林公子赢了,都没有一个喝彩的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