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傲雪闻言,身体猛地一僵,师尊让他过来跟着林天学习炼丹技术,现在这个家伙竟然让自己给他泡茶。

    林天看着他,嘿嘿笑了起来:“怎么,不愿意?”

    “如果不愿意可以离开,到时候我会给黑袍先生说的,就说他这个徒弟实在是不怎么样,过来求学,我让他给我倒杯茶都不给我倒,我想到时必定会很有趣。”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白傲雪闻言,脸色变得僵硬,尤其是这里有着这么多人,都看向这里,更加令他脸庞火辣辣的。

    该死的家伙,哼,算你狠,等我学习完你炼制手法,我就离开,到时甚至超越你,看你还如何嚣张。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有得意起来。

    四周人们看着白傲雪突然来到这里,同样很是惊奇,毕竟白傲雪可是滕王阁的人,以前还和林天不对付,现在跑过求学,这是不是证明这滕王阁不如一品堂。

    “喝水。”

    “水不开,重新来过。”

    “水太烫,重新来过。”

    ……

    所有人都在偷笑,怎么看,都感觉林天在戏耍白傲雪。

    白傲雪眼中带着愤怒,狠狠说道:“林天,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不满意。”

    “你……”

    “怎么,受不了可以随时离开,大门开着呢。”

    听到这话,白傲雪狠狠地咬了咬牙:“我忍,让我走,我偏不走,等下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炼制丹药,如果你炼制的不好,哼哼。”

    当他泡好茶水,走到林天身边,脸庞堆满笑容道:“林大哥,请喝水。”

    “恩恩,还不错,就是这笑容有点僵硬,没事,以后多多练习一下就好了。”

    白傲雪深吸一口气,他不断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师尊可是给自己下达了死命令,在他闭关期间,一切都必须听林天的。

    “好了,走吧,今天我去检验一下你炼丹的能力。”

    林天说完,向着里面走去,而白傲雪心中兴奋起来,在他看来,林天能够炼制出这么完美的丹药,必定是因为特殊手法,要论在炼丹方面能力,他不认为林天比他强。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在搞什么。”

    进入密室里面,林天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

    而白傲雪也看着林天,眼中带着疑惑,很快各种药材都被送了进来,不多时,整个密室都被塞满。

    “开始吧。”

    “开始什么?”白傲雪满脸疑惑问道。

    “当然炼制丹药啊,你没有看到丹方吗?”白傲雪看着身前的三张丹方,脸色难看起来,他原本以为林天炼制丹药,他已经准备好偷学,现在倒好,对方竟然没有任何想要出手的打算,而且还让自己炼制。

    “林天,师尊让我跟你学习,没有说让我过来当免费劳动力。”白傲雪看着手中丹方,这些丹方都是一品丹方,而且还是一品堂最畅销的丹药。

    “呵呵呵,那黑袍先生有没有给你说,来到这里一切都听我的,我不看你炼制丹药,怎么知道你的缺点在什么地方,赶紧的,怎么这么多废话。”

    “你……”他眼睛瞪的滚圆,最后却一句话没有说出,开始炼制起来。

    林天坐在摇椅上,手里抓着一个茶壶,嘴里还念念有词:“这热鼎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能不能快点啊。”

    白傲雪脸色猛地一僵,他咬了咬牙,不过手中速度不断加快,他眼中仿佛能喷出火焰出来,把所有力气都放在炼丹上面。

    砰!

    一团黑色的火焰升腾,而白傲雪原本白嫩脸庞瞬间变得黝黑,他不由得傻眼了,自己可是二品炼丹师,怎么炼制一个一品丹药都出现这种情况。

    “哼,就这样的炼丹技术,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林天最后哼哼,来表达自己不满,而白傲雪眼睛通红,再一次炼制出来,这一次他显得很是小心,在进行准备之下,结果成功了。

    当三枚丹药出现,林天站起来,眉头皱起:“白傲雪,你确定自己是二品炼丹师?”

    “炼制一品丹药,结果给我炼制出两枚下品丹药,这就是你的能力?”林天摇了摇头,再一次坐下来:“唉,看来等黑袍先生出来,得给他提个建议,这个徒弟不怎么样,实在是太差劲了。”

    “林天,你不要光说不练,有本事你来炼制一个我看看啊。”

    “你不能很厉害嘛,你炼制一个让我开开眼界。”

    林天看着他的模样,忽然笑了起来:“好吧,看来我不炼制一下,你是不死心,既然这样,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炼制丹药。”

    林天看着丹鼎,猛地一拍,丹鼎内火焰急速升高,四周温度疯狂攀升。

    而白傲雪看着林天,脸上挂着冷意,这么高的温度,这是炼制丹药吗?怎么感觉像是在烤肉。

    林天抓着各种药材,一股脑全部扔进去,根本没有前后之分。

    “怎么可能?”白傲雪心中震动,这样的操作,显然和他想象当中的不一样,别人炼制丹药,各种药材都必须有序放入里面,而林天倒好,直接狂暴生猛,这和他学习炼丹方式很不一样。

    药材正在快速融化,而林天手腕微微一翻,一条火龙腾空而起,直接把所有药材全部给吞了下去,当火龙吐出,而里面杂质全部震碎,并且快速落下。

    “这……”

    白傲雪心中震撼,这是什么手法,简直闻所未闻。

    好厉害啊。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师尊为什么让他过来了,这林天的手法太强大了,甚至比着师傅所用的手法都要高。

    这个想法出现在脑海当中,他又感觉不可思议,他以前听师尊说过以前事情,师尊以前可是跟着一位大人物,而眼前这个小子又是从什么地方学习的这神乎其技的炼丹手法。

    九龙戏珠!

    九条火龙盘旋在丹鼎上面,不断吞吐着火焰,他们在丹鼎上面飞腾,显得十分奇妙壮观。

    而白傲雪现在彻底傻眼了,心中则是明白,自己和林天的差距,根本不是一点半点,实在是相差太多。

    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林天是天上的,他是地下的。

    “给我凝!”

    林天吐了一口浊气,而丹鼎内传来淡淡的香味,白傲雪双眼盯着里面,不敢松懈。

    当里面丹药成性,足足出现十枚丹药,而且十枚丹药都是极品。

    他身体颤抖,嘴唇不断颤动。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这么强大?”

    林天看着失神的白傲雪道:“现在知道差距了吧?”

    “好好炼制吧,如果我看你小子顺眼,刚才我的一套炼制手法,也不是不能传授给你。”

    白傲雪精神猛地一震,面带喜色:“当真?”

    “哈哈哈,怎么还以为我会欺骗你,你也不看看自己有什么好欺骗的,同样的时间,我能开三炉,你也就能炼制出来一炉,我炼制三十枚丹药,你才能炼制多少?”

    林天说完向着外面走去,这白傲雪底子还算不错,不过为人比较傲气,这一次林天就是需要打压一下他的傲气,让他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果一直用藐视天下的态度,这样的人将来必然不会有着太大的成就。

    白傲雪看着对方消失的背影,心情显得很是复杂,以前他看不起林天,感觉对方不过是个土包子,现在看来自己错了,而且还错的非常离谱,人家不是强大,而是非常强大。

    一品堂内,林天坐镇,引来不少女性导购员看过来。

    毕竟在他们心中,这位林天少爷很是神秘,唐炎不在,他就是老大,而且就算唐炎在,对于林天也十分尊敬,尤其是现在,对方可是把滕王阁的白傲雪给收拾的服服帖帖,众人很是钦佩。

    慕家。

    慕坤鹏听到自己闺女的话,脸上带着错愕,前段时间米欧拍卖会的事情他知道知道,尤其是天元丹,更是拍卖出天价,现在自己这个闺女拿回来两枚天元丹,这怎么能不令他震动。

    “他真是这么说?”

    “是的父亲。”

    慕坤鹏面带沉思,随后问道:“晴儿,这林天的来历你知道吗?”

    慕晴摇了摇头,“父亲,关于他的来历,我真的不清楚,不过邓老说过,最好和他交好,他认为这林天背后还有人。”

    “还有人吗?”想到这里慕坤鹏笑了起来:“好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正好好久没有前去看望唐劫这个家伙了,我去会会他,看看他是什么意思,而且这东方川闭关很久,如果这个家伙在突破,恐怕我们这些人都危险了。”

    “父亲的意思,难道城主要对我们下手?”

    “他这是要开战?”

    “傻孩子,这些年其实东方川老早就想要动手了,不过正是因为种种顾忌才没有动手,如果他实力突破,那么他必定会动手,他的野心可是很大的。”

    “好了,这些事情不需要你管,你现在好好地修炼就好。”

    慕坤鹏看着慕晴走出,嘴角翘起:“这个林天,看来有点意思。”

    说着,他身形快速消失,然后向着烈焰帮方向飞去。

    唐劫正在舞动着大刀,忽然看到有着一道人影飞来,手中宝刀猛地斩出。

    “唐劫,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慕坤鹏看着唐劫,气呼呼说道。

    而唐劫看着来人,嘿嘿笑了起来:“慕家主,你不在慕家好好地呆着跑到我烈焰帮前来所谓何事?”

    “唐劫你不知道?”慕坤鹏看着唐劫,脸上露出几分戏谑。

    “什么意思?”唐劫眼中带着疑惑。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这东方轩和你宝贝儿子唐炎打算过段时间进行生死斗。”慕坤鹏看着他,嘴角翘起,而对方脸色大变。

    “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家唐炎的实力,想要战胜东方轩还是有着几分把握,我今天过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

    慕坤鹏面露凝重道:“这东方川还在闭关,我想他应该是想要突破,我有着一种不好感觉,感觉对方下一次在出现,恐怕会对咱们下手。”

    “不会吧。”

    唐劫面带凝重道:“这东方川无论对谁出手,实力必定会受损,到时只能便宜另外一方。”

    慕坤鹏看着唐劫,他不知道这唐劫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道:“唐劫,咱们今天打开天窗说说亮话,这一次我感觉比较危险,如果东方川真的突破,到时咱们两人单独一个,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如果他来个突袭,咱们怎么应对。”

    唐劫看着慕坤鹏,眼睛眯起道:“慕家主,你的意思是?”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唐劫看着慕坤鹏,不由倒吸一口气,他没有想到慕坤鹏心这么大,竟然打算对城主府下手。

    不过他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这到底因为什么,以前两人虽然关系也不错,却没有这样推心置腹的说过。

    “为什么?”

    慕坤鹏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呵呵,当然是因为林天,如果不是林天,我想我也不会下定决心和你们联手。”

    慕坤鹏满脸错愕:“林天?”

    “对,今天小女收到了林天送来的东西,两枚天元丹。”

    “什么?”唐劫猛地站起,脸上带着震惊:“他怎么会有天元丹?”

    “呵呵,这天元丹应该是滕王阁的黑袍给他的,以唐炎和林天的关系,他应该也有吧!”

    唐劫闻言,心中满是迷惘,毕竟唐炎到底有没有他真的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唐炎早晨出去一趟,回来就宣布闭关,难道唐炎也有天元丹?

    “就因为这个?”

    “当然不仅仅如此,林天让人给小女传话,那就是等唐炎和东方轩决斗的时候进行帮衬一下,到时这一场战斗,无论是谁胜利,恐怕都无法善了,与其等着城主府出击,不如我们先给他来上一波,毕竟我们都不知道东方川到底什么时候出关。”

    唐劫看着慕坤鹏,这件事情很重要,稍微不慎很有可能会全盘皆输。

    “慕家做好准备了?”

    “哈哈,唐劫,如果慕家没有做好准备,我会前来你这里?”慕坤鹏大笑道。

    唐劫原本紧紧皱起的眉头,这一刻舒展开来。

    “好,我答应你,东方川野心勃勃,咱们不对他下手,恐怕他也会对咱们下手,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慕坤鹏猛地一拍大腿,大笑道:“好,既然如此,咱们就说定了,能不能更进一步,就看这一次了。”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林天自然不知道这些,到了下午,他前去密室里面,发现白傲雪这小子还在炼制,心中比较满意。

    现在的白傲雪身上那股傲气全部消失,有的则是执着和坚持。

    “呵呵,还算不错,无涯这小子没有找错人。”

    “看来自己这个当祖师的也得拿出一点真东西,要不然还有点镇不住场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