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帮在困兽城虽然没有太过彪悍的战绩,但却无人敢招惹,原因无他,因为烈焰帮老大唐劫是一位玄窍境高手。

    况且烈焰帮除了最开始时候展露锋芒外,这几年显得很是安逸。

    林天第一次前来这里,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每一个人身上带着滔滔煞气,这些人气势上面丝毫不弱城防卫。

    传闻这烈焰帮下面有着四大长老,而且每一位长老都是真元境巅峰。

    “大哥回来了?”刚刚踏入家门,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青年看着唐炎,白嫩脸庞夹着笑容说道。

    唐炎看着这人,丝毫没有给对方任何好脸色。

    “怎么了,专门在这里等着我,还是打算去父亲那里告状?”唐炎冷冰冰说道。

    唐重微微一愣,苦笑道:“哥哥是不是对我有着什么误会,你给弟弟说,弟弟绝对改。”

    “行了唐重,把你这假惺惺的把戏收起来把,你知道吗?我现在看着你,就忍不住想要暴打你一顿,没事滚蛋。”

    原本充满笑容的唐重,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看着唐炎身边的林天,眼睛猛地一亮,然后冷声笑道:“我滴好哥哥,咱们烈焰帮不允许不清不楚的人进来,你难道不知道?”

    “还有,我可是听说这一次拍卖会你可是丢了我们烈焰帮面子,你说还有什么脸面过来。”

    “小子,不管你是谁,这里属于烈焰帮重地,不是你这样的杂鱼可以进来的。”唐重看着林天讽刺说道。

    其实他想要用林天打击唐炎,可惜他找错人了。

    “你找死。”唐炎暴怒,正准备出手,而林天一把拉住他,冷笑道:“呵呵,我原本以为像烈焰帮帮主这样的英雄人物,生下来的儿子必定和唐炎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却没有想到二儿子竟然如此目中无人,目空一切,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优越感?”

    “怎么?感觉我身份低微进不了你们烈焰帮这里?”林天丝毫不管他脸色难看,继续说道:“我想如果是东方轩又或者慕晴任何一人过来,你肯定不敢这么说吧?”

    “怎么可能,我绝对敢呵斥他们。”

    “呵呵,你刚才说话有些停顿,这样的话你还是留给自己听吧,我可是不相信,我现在只想问一句,你到底让不让我进去?”林天看着唐重,眼眸带着锋芒,给人一种咄咄逼人感觉。

    唐重脸色难看,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自家家门口被威胁,“不好意思,你今天还真的进不去了。”

    “哈哈哈,好,很好。”林天双眼看着内院,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小子林天应邀过来,却被二公子挡在门口,不知帮主这是何意?”

    林天说话可是动用了真气,声音在院落内回荡。

    唐重脸色难看,而唐炎却没有说话,他静静的看着林天的表演。

    很快里面走出来一名中年男子,对方脸色阴郁,看着唐重冷哼一声。

    “父亲!”

    砰!

    对方长袖挥舞,而唐重整个人瞬间被抽飞,“不争气的东西,我让你大哥喊林天过来玩耍,你竟然把人给我挡在外面。”

    “给我去刀山修炼三个月。”

    唐重听到去刀山,脸色骤变,看到父亲的神色,他知道这件事情没有办法更改,然后看着林天,在看着自己这位好大哥,狠狠地咬了咬牙。

    唐炎知道这一切,竟然没有告诉自己,真是该死。

    “父亲。”唐炎看着唐劫拱手道。

    “炎儿,你们两兄弟,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友好相处,而不是为了权利斗来斗去,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明白。”唐劫看着自己儿子,语重心长说道。

    “父亲,孩儿知道了。”

    唐劫点了点头,没有在这件事情上面继续纠结,反而看着旁边青年,眼睛微亮:“哈哈哈,想必这位就是林天吧,果然是一表人才,这几天我可是听到炎儿对你赞不绝后,今日一见,的确很出色。”

    林天看着唐劫,微微欠身,道:“伯父过奖了,我和唐大哥一见如故,他帮助过我很多,今天听说伯父要见我,我可是高兴了老半天,毕竟伯父的名声在整个困兽城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令小子很是敬佩。”

    唐劫听到这话,脸上满是笑容,显得很是开心:“哈哈,我的名声在困兽城,向来没有好听的,不过我不在意,正是因为这些凶名,才能镇住一些宵小。”

    “父亲,咱们进去吧。”

    唐劫我微微一愣,摸了摸下巴道:“哈哈哈,难得遇到这样的年轻人,光聊天竟然忘记邀请进入,实在是有些失礼了。”

    “伯父不必如此,正所谓我们武侠之辈,不应该拘泥小节。”

    “好,说的好,武者,不畏前路艰险,有大毅力,小节什么的完全可以抛在脑后。”

    当三人进入内院,古树前,石凳下。

    唐炎连忙倒上茶水,唐劫看着他,眼睛眯起:“天元丹没有拍卖到?”

    “唉,算了,没有拍卖到就没有拍卖到吧,过段时间你前去灵泉,到时也能令你实力晋升一点。”唐劫自然知道唐炎心意,他早就得到消息,到了最后价格方面已经高达四十万,这个实在是太高,平常价格,天元丹不过是十五万左右,现在已经卖出两倍多。

    以烈焰帮财力,想要购买也能买来,但最后唐炎放弃了,显然不想被坑。

    “林天,我听唐炎说,你现在坐镇一品堂,有什么难处,尽管开口,如果能帮上忙,我绝对会帮忙的。”

    林天没有想到唐劫会如此说,心中震动,这绝对是一个人情。

    不过当下还没有需要唐劫出手的地方,眼眸微微一凝道:“谢谢伯父,到是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这样等哪天我需要伯父帮忙,再给伯父说如何?”

    “哈哈哈,你小子到是一点不客气,不过很合我胃口,好,我答应你了,以后有着任何事情都可以寻找我帮忙。”唐劫显得很开心,亲自把茶水推到林天身边,他眼睛微眯,认真说道:“林天,不知道你是几品炼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