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何在?”暴喝响起,所有人纷纷脸色大变,这股滔滔凶威,令酒馆内这群刀刃上舔血的人儿,都面色大改。

    林天双眸看着外面,他心中疑惑,自己在困兽城可一直遵纪守法,城防卫为什么会找上自己。

    他脑海当中忽然浮现一道身影,难道是他?

    “林天,有人举报你在困兽城杀人,你对此有何异议?”为首的城防卫大队长孔森问道。

    “杀人?”他眼睛微眯,心中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告密之人,必定是白傲雪,脸庞却装出一副迷茫:“大人,不知小子杀了什么人?”

    薛梅没有说话,而姜红和韩虎,满脸玩味之色,尤其是姜红更是笑嘻嘻说道:“孔队长,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在困兽城杀人,对了,他杀的是谁?”

    “有人举报,他杀了刘莽。”

    “刘莽被杀了?怎么可能昨天我还和他一块喝酒的。”

    “是啊,刘莽可是搬血四重,这小子才搬血二……哎呦,搬血三重了。”

    薛梅可是知道刘莽,当初刘莽打算喊林天喝酒,更是被她给呵斥出去,以对方的心性,绝对有理由找林天麻烦。

    但林天难道真的能灭杀对方吗?

    对于这个说法,说真的,她心中略带怀疑。

    “走吧,有什么话,到了地方再说,如果你真是被冤枉的,我们会释放你,但是如果你真的杀了人,那么你这辈子就不用想着出来了。”

    四周陷入寂静,林天心中很是着急,白傲雪,如果我不死这一笔账,我早晚会找你算。

    心中暴怒,他甚至想过强行突围,但随后否定这种不切实际想法,城防卫每一个实力都在搬血八重,而且就算自己闯过这一关,真的能走出城门吗?

    对于这个,他深表怀疑。

    “孔队长,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薛梅看着孔森询问道。

    孔森摇了摇头:“薛梅,好好地开你的酒馆,这些年相安无事,不是挺好的嘛。”

    薛梅还想要说些什么,林天连忙拱手道:“谢谢姐姐好意,我行的端,坐得直,还就不相信了,有些人还能歪曲事实不成。”

    孔森闻言,嘿嘿笑了起来:“哦,既然这样,那跟着我们走吧。”

    “是谁啊,竟然连我唐炎的兄弟都敢抓。”

    霸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纷纷看着来人。

    “烈焰公子来了?”

    “什么意思,难道这林天是烈焰公子的朋友?”

    “怎么可能?”尤其是韩虎和姜红两人心中更加不敢相信。

    他们可是知道,这林天就是一个小白,他怎么可能会和烈焰公子认识呢。

    林天正准备说话,而唐炎摆了摆手道:“林天,别忘记,你可是喊了我一声大哥,我不是给你说了吗?”

    “只要在困兽城,有着任何难处都可以找我的。”

    孔森看到来人,脸色很难看,这烈焰帮可是和城主府向来不对付,虽然两者摩擦不断,却没有掀起大的战斗。

    城主府不惧怕烈焰帮,但旁边还有一个慕家虎视眈眈,所以才任由烈焰帮存在。

    “烈焰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城主府做事情,还需要烈焰帮来过问?”孔森脸庞阴沉,沉声说道。

    “哈哈哈,你们城主府可是势大,我怎么敢过问,不过这林天是我兄弟,想要动他,就相当于动我。”唐炎很是霸气说道:“对了,孔队长你刚才说什么?”

    “我兄弟杀人了,不知道杀的是谁?谁看到的,你把他喊过来,我倒要问问他,到底是哪只眼睛看见的。”

    孔森脸色不好,这件事情是白傲雪找他帮忙,如果让白傲雪出来对峙显然不可能,况且现在连尸体都没有没有。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困兽城是什么地方,我相信你知道,困兽城可不是你们城主府一家独大,惹急了老子,大不了和慕家合作,我相信他们肯定愿意挑战一下城主府权势。”

    “烈焰公子你……”

    “别他·妈的给我说这些废话,现在要么滚蛋,要么让你们少城主来找我,我正好还有一笔账找他算的。”唐炎眼中带着浓浓杀意道。

    孔森看着唐炎,他知道今天必然抓不了林天:“好,烈焰公子的话,我定然会传达给少城主。”

    他说完,向着外面走去,所有人没有想到结局竟然是这样,原本嚣张的人儿,现在只能灰溜溜离开,实在是太搞笑,但却没有任何人敢嘲笑。

    孔森不敢对唐炎对手,但对付他们这些小喽喽,人家连眼皮都不会皱一下。

    林天看着唐炎,嘴角带着几分苦笑,自己不想承唐炎情,但这次还是欠他一个人情。

    “唐大哥,谢谢你。”

    “哈哈哈,小事情,小事情。“唐炎摆了摆手,双眸盯着韩虎和姜红,眼眸顿时变得凌厉起来。

    韩虎心中猛地一紧,该死,难道唐炎要找自己麻烦?

    “韩虎,不要以为自己帮助东方轩就可以横行无忌,你难道不知道,那狂龙是我看中的人?”强大的气势压迫,而韩虎身体不断向着后面退去,嘴内更是一口鲜血喷出,眼中带着骇然。

    “烈焰公子,我,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哼,不知道我看你是装作不知道吧,林天是我兄弟,如果以后让我知道,你找我兄弟麻烦,那就不用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唐炎冰寒的声音响起,如同利刃般刺的众人肌肤微疼。

    “姜红,这句话对你也有效,不要怀疑我说的话,要不然你将会死的很难看。”

    韩虎和姜红两人身体不断颤抖,手脚冰凉,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原本可以随意捏死的小人物,现在竟然攀上唐炎。

    该死!

    他们心中恨透了林天,唐炎面色猛地一沉,单手一甩,两人直接被扇飞。

    鲜血哇哇喷出。

    “看来你们很不服气,要不要咱们前去生死擂台?”

    “烈焰公子,我们服气,我们服气,以后我们绝对不找…不,以后遇到林天公子,我们绕开路走。”

    “滚!”两人连滚带爬的离开,这一次可谓丢尽了面子。

    薛梅眼眸流动,带着几分惊奇,“烈焰公子实力又增强了。”

    “哈哈哈,这都让老板娘看出来了,这些天多亏老板娘照顾我这兄弟啊。”

    唐炎看着林天,询问道:“林兄弟,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当林天说完,唐炎眼中杀机涌动。

    “走,兄弟,我带着你去砸了滕王阁的店面,帮你出口气。”

    林天闻言心中大惊,他没有想到这唐炎这么冲动,连忙劝说道:“唐大哥,这件事情我自有办法,想要打击别人,就要在对方最擅长的领域打击对方。”

    唐炎眼眸突突,他震惊道:“兄弟,你的意思是?”

    “炼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