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城三个大字出现在眼帘,困兽城来来往往的人儿很多,而且每一个人身上带着彪悍气息。

    刀剑不离其手,眼眸当中流露出警惕。

    林天向着里面走去,门口有着人儿把守,想要进入困兽城,就必须缴纳一枚灵石。

    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大骂真坑。

    他手中灵石本来就不多,三百块灵石被消耗了不少,现在还有二百块,很是肉疼的拿出一块,他向着里面走去。

    城池很大,四周各种摆摊的人儿,这里售卖的东西都不是凡品。

    对于功法、武技,他没有观看,而是向着最大的丹药店铺走去。

    根据他的打听,得知困兽城最大的势力有两家,分别是城主府和慕家。

    城主更是一位真元境巅峰的大人物,而慕家属于商业大亨,困兽城百分之四十的产业都是慕家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势力入驻,令困兽城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

    城内,严禁一切打斗,想要决斗,都可以前去生死擂台,生死擂台属于城主府的专利。

    不过生死擂台一般用不到,毕竟每一次开启生死擂台,都需要交纳不菲价格,而且还必须死双方同意的前提下。

    另外一个地方,则是百战堂,百战堂属于后来进入困兽城的,但现在百战堂在困兽城很出名。

    因为这里面相当于一个战斗场,一些贵族追求刺激,进入百战堂观看比赛,然后押宝自己看中的选手。

    尤其是当众人说到百战堂后,狂龙的名字再一次出现林天耳朵里面。

    他心中震撼。

    狂龙竟然在比赛场上取得百战百胜,冠名百战王,传闻在困兽城历史上,取得百战王的人儿,还没有突破双手之数。

    百战堂,他心里念叨这个名字,他不由的想到玄天城的百战堂,该不会是属于一家的吧。

    慕家丹殿

    他停止脚步,双眸看着里面,店铺里面人员很少,这令他很是奇怪,按照刚才得到的消息,这慕家的丹殿应该生意很好才对,现在这又是什么节奏?

    当他进入,发现只有寥寥无几的人儿在这里购买丹药,他快速向着里面走去。

    “先生,买点什么?”

    对方声音很甜美,令人不自觉的对其产生好感。

    抬头看着眼前女子,面带惊讶,他没有这丹殿里面还如此绝色,对方身穿淡紫色长裙,肌肤白嫩如水,尤其是一双大大的眼睛,显得很可爱。

    “有没有恢复伤势的丹药。”林天不动声色问道。

    慕晴点了点头,道:“有,恢复伤势的丹药有着三种,这三种则是可以根据不同伤势情况购买。”

    “我需要补血丹。”

    “补血丹?”慕晴诧异的看着少年,笑道:“好的先生,请随我过来。”

    慕晴打了一个手势,道:“拿一颗补血丹。”

    “好的。”

    当补血丹拿了出来,而林天看了一眼,眉头皱起:“这丹药多少钱?”

    “呵呵,我们这里不收金钱,只收灵石,一品丹药补血丹,价值十块灵石。”慕晴面带微笑,很认真的说道。

    “五块灵石?”他用手扇了扇,丹药的味道灌输到鼻子里,原本皱眉的情况更甚。

    “不好意思小姐,我想要问一下,这样的垃圾丹药,能值五块灵石吗?”林天突然开口,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里可是慕家丹殿,直接说人家连炼制出来的丹药时垃圾,这不是打脸吗?

    慕晴俏脸上布满寒意,眼眸凌厉道:“你是滕王阁的人?”

    “不是。”

    “哼,我看你就是滕王阁的,这几天滕王阁的人抢占了我们家很多丹药生意,现在又找人过来捣乱,来人,把他给我扔出去。”慕晴脸上带着几分恼怒说道。

    “咳咳,这位小姐,我想要知道,我说错了吗?”

    “这补血丹,不过刚刚达到一品丹药,这种的货色不是垃圾那是什么?”

    “还是说,你们慕家势大,根本容不得别人说话,怪不得我刚才进来,你们家生意不景气,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林天瞪了一眼欲要冲来的两人,他盯着慕晴质问道。

    慕晴看着林天,眼睛眯起,对着下面人儿说道:“去把邓老喊出来。”

    “是,大小姐。”

    下面人儿说完,林天心中翻江倒海,我去你大爷的,不会这么巧合吧。

    这女子该不会是慕家大小姐吧,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真是够倒霉的。

    慕晴双手环胸,看着林天,其他慕家人员,同样没有给林天好脸色。

    我去,看来这人真的是慕家大小姐,也不知道这慕家人品怎么样,等会再把小爷给关进小黑屋,那就麻烦了。

    “咳咳,慕小姐,我刚才开玩笑的,你当我胡说,我这就离开行不行。”林天连忙赔笑说道。

    慕晴眼睛微眯,看着他冷笑道:“你感觉呢!”

    得,这是又得罪人了。

    “是谁,是谁说我炼制的丹药是垃圾,妈的,今天要是不给我说出一二三四五,老子剁了他。”很快从里面走出一名老者,对方身穿黑色长袍,头发凌乱都没有进行整理,身上还带着一股药材味道。

    他气急败坏的看着林天,冷声道:“就是你小子说的是不是?”

    林天看着眼前情况,自己想要离开是不可能,当下说道:“的确是我说的,怎么了,难道你们慕家还不让人说实话了?”

    “说实话,如果说的是实话自然可以,如果让我知道你是过来捣乱的,我会让你知道下场。”

    “哈哈哈,吓唬我?”林天闻言,面带不屑,然后把补血丹扔给他,冷笑道:“你自己看看,这垃圾玩意也能称为丹药,还售卖五块灵石,以为看,就算你们白给我都不要。”

    邓明看着眼前丹药,眉头皱起,脸上带着几分怒意。

    “呵呵,看来你看出来了。”林天看着他,再一次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应该是一炉里面,品相最差的丹药,勉勉强强达到成丹的资格,不过这种这种丹药如果服用,虽然也有补血功效,不过这里面的丹毒更甚吧。”

    “慕丫头,这一批丹药,我不是说不要售卖吗?怎么还拿出来了。”邓明脸色不好看的看着慕晴询问道。

    慕晴闻言心中惊讶,她没有想到,这丹药真的有问题,当下看着远处的总管道:“慕浩,你过来给邓老解释一下。”

    慕浩心中陡然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面带苦涩说道:“大小姐,邓老,我感觉这批丹药处理掉比较可惜,所以就……”

    “混蛋。”慕晴突然骂道:“慕浩,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对我们慕家造成什么影响,这样会让慕家的声誉受损,你难道连这么明眼的事情都不知道吗?”

    “原先我还很好奇,咱们丹殿的生意为什么会一落千丈,现在我终于知道了,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慕浩听到这话,脸色大变:“大小姐,这真的是冤枉啊,我也是为了家族。”

    “哼,不要说了,这里不需要你负责了,回家族领罚吧。”

    慕浩神色大变,他低着头看着林天,眼中满是怨毒,如果不是这个小子,自己也不会被如此对待,都是因为他。

    他心中带着浓浓杀意,很快隐藏起来。

    “先生,这一次是我们慕家管理层不善,我在这里向你道歉,这样,我拿出两枚补血丹,当做赔偿如何?”

    “不怎么样。”林天这话一出,无论是慕晴和邓明,脸色大变。

    “我只需要一枚补血丹,再说了,购买一枚补血丹的灵石还是能出的起的。”

    慕晴看到他坚持,点了点头,对于这名少年颇有好感,然后让人重新拿出来一枚补血丹,这补血丹很是圆滑,属于一品丹药里面极品,满意的点了点头。

    邓明搓了搓手,嘿嘿笑道:“小兄弟也是炼丹师吧,我叫邓明,三品炼丹师,不知道小兄弟师承何处?”

    林天看着邓明,这老头子前后反差这么大,令他很是不适应,摆了摆手道:“我属于散修,刚才能看出这丹药属于劣质品,不过是猜测而已,老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邓明看着林天,他知道这是对方说辞,不过对方既然不想说,他也没有追问,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枚令牌,笑道:“小兄弟,你还是第一个敢在慕家丹殿里面提出质问的人,很不错,这块令牌你收着,以后再这里购买东西,全场八折。”

    看着这令牌,他面带哭笑,自己购买这一次,下次再来购买,还不知道需要等到什么时候,再说了,这困兽城他也没有打算久呆。

    不过对方既然给面子,如果自己不接下来,显然不太好,他点了点头笑道:“既然这样,那就谢谢老先生了。”

    “哈哈哈,好,好。”邓明很是满意的离开,而其他买家看到慕家处理方案,一个个拍手叫好,甚至连带着购买力度都增强了几分。

    慕晴看着林天,心中好奇,这少年眼力很强,可以说很毒辣,一眼看出补血丹有问题,如果对方一点基础没有,根本不可能看出来,不过当邓老询问的时候,对方却说不是炼丹师。

    “先生,还需要购买什么?我们这里还有不少品质很好的丹药。”慕晴看着林天,帮助他介绍道。

    “炼血丹多少灵石?”

    “一千块灵石。”

    林天闻言,点了点头,这样的价格,到是没有黑要,不过这样的价格,不是他能购买起的。

    缺灵石啊。

    他挠了挠头,心中则想着,自己看来需要赚点钱,然后购买炼血丹。

    慕晴看着林天的模样,自然知道他缺少灵石,当下说道:“先生,我可以把炼血丹卖给你,如果你缺少灵石,可以先赊账,等你有了灵石,再还回来。”

    林天闻言面带古怪之色,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忽然笑了起来:“呵呵,难道你们慕家还有赊账这一说?”

    慕晴摇了摇头,道:“当然没有,我只是感觉你不像那种拿了东西不还账的人,而且你也看到了,因为你,我们家的生意都好了许多,况且你现在也需要炼血丹不是吗?”

    虽然这种方法充满诱惑,但林天还是没有打算要。

    他摇了摇头道:“呵呵,谢谢慕小姐好意,我虽然缺少灵石,不过我会想办法,等我筹够了灵石在来购买吧。”

    “不过我还是有着一个疑问,不知道该不该问。”

    “先生请说。”

    “不用老是先生先生的,我叫林天,你喊我林天就可以了。”林天看着她笑道:“既然你是慕家大小姐,为什么前来这里当导购员?”

    慕晴挽了挽修复,面带苦涩:“这几天丹殿的生意暴跌,我过来想要看看是什么原因。”

    “看出来吗?”林天问道。

    而慕晴摇了摇头,林天发出一声轻笑:“你的对手应该是滕王阁吧。”

    “恩,对,他们是这个月才开业的,把丹殿的生意足足抢走了七成。”

    “呵呵慕小姐,既然在自己店铺里面看不出来,为何不去滕王阁去看看呢?”

    慕晴看着林天,尤其是对方的话,更是令她脑海如同拨开一层云雾。

    脸颊带着笑容,看着林天感激道:“谢谢你先…林天。”

    “不客气。”说完林天向着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