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林天看着躺在床榻上的中年男子,眉头皱起,对方脸色乌黑,眉头紧锁,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有些刻不容缓。

    吴泰成和吴晨轩他们站在旁边,林天给吴东使了一个眼神,而对方领会,然后快速走去。

    把上衣剥开,吴东眼睛猛地一缩,在身后的确有着一道暗色掌印。

    “妈的,真的是有人下手,林天,现在怎么办?”

    “的确是污血散,现在必须把污血给放出来,伯父得受点罪了。”林天如实说道。

    “受点罪?”他摇了摇头道:“受点罪没事,只要能好就可以。”

    “你把伯父给扶起来。”

    吴东闻言连忙动手,吴泰成看着眼前情况,嘴唇颤动,想要阻止,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人家是救人,如果自己阻止,那就是阻拦救人。

    “东子,这件事情性命攸关,你要想好了,要不要等着医师前来。”

    吴东深吸一口气,嘴角露出几分笑容:“姐,我想好了,我相信林天。”

    “好了,让这个小子试一试,如果他敢耍花样,我直接一掌毙了他。”

    吴晨轩听到父亲的话,心中无奈。

    手中银针闪动,快速刺出,配合雷系真气,四周闪过一丝电弧。

    黑色的血液,从肌肤上面流淌,而吴东赶紧拿出毛巾擦拭。

    林天脸色凝重,现在不过才是开始而已,他催动着真气,在对方身体里面游走,他能够感受到,吴泰宏体内磅礴力量。

    现在这股力量已经陷入沉睡状态,如果完全苏醒,必定万分可怕。

    雷系真气,如同一条雷蛇般,不断捕捉每一分污血,然后全部驱赶到背后去。

    毕竟雷属性真气,本来就对邪祟有着震慑作用。

    越来越多的污血本释放出来,甚至吴泰宏脸色都好了不少。

    吴泰成看到这一幕,眼睛瞪大。

    “就这么简单?”

    吴晨轩瞪了自己父亲一眼道:“父亲,正所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既然人家林天都敢打包票,如果没有一点手段,怎么敢施展手段呢。”

    吴泰成看着自己闺女,点了点头,没有在多说。

    吴东面带喜色,父亲的情况越来越好,他连忙看向林天,发现林天脸色苍白,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惭愧之色。

    “林天,你有没有事情?”

    林天看着他,摇了摇头道:“放心吧,没事的。”

    他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手中银针早已经被他给丢掉,雷罡诀运转,他一手搭在吴泰宏肩膀之上,紫色的雷光闪烁,所有人都看着这里,而林天另外一只手,悄悄触动,他炼化血槐妖,拥有了不少木系真气,悄无声息的注入对方体内。

    血槐妖的气息稍微展露,而这些污血仿佛得到吸引一般,疯狂冲来,想要把这些真气给吞噬掉。

    而林天则是引导它们出来。

    而这个时候,林天一掌猛地拍出。

    “小子,你敢!”

    “大伯,你别动手。”

    吴泰宏一口黑血喷出,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大哥,你要干什么?”

    吴泰成看着吴泰宏,心中大喜:“老二,你醒了,实在是太好了。”

    他直接上前,抓着吴泰宏的手,道:“谢天谢地,你终于醒来的。”

    吴泰宏看着他们,心中疑惑:“我怎么了?”

    “父亲,你中毒了,幸好林天出手。”

    “对了老二,你怎么会中毒呢?”

    “中毒?”吴泰宏眼中带着几分疑惑,“我当时和老严谈论事情,然后就不省人事。”

    “严鹤?”

    吴泰宏点了点头,而吴泰成直接向着外面走去,风风火火,眼中带着浓浓杀意:“严鹤,给老子滚出来。”

    “大长老,严管家今天一早就出门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吴泰成闻言,心中惊讶,他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跑了,阴沉着脸庞道:“你们几个,给我去寻找一下,如果能找到最好,找不到此事就算了。”

    “是,大长老。”

    很快整个吴家弟子出动,开始寻找严鹤,不过严鹤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吴泰宏恢复了一下力气,他看着林天笑道:“多亏这位小兄弟,你要什么回报,如果我们吴家能拿得出来,我绝对双手送上。”

    “伯父严重了,吴东是我兄弟,况且只是帮助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算不得大事情。”

    吴泰宏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好,吴东能认识你,真是他的幸运,以后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林天闻言,连忙拱手道:“既然如此,那就谢谢伯父。”

    “嘿嘿,父亲,当初在妖兽山脉里面,也是林天救我的性命。”

    “吴东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况且你也帮助我。”

    吴泰宏点了点头:“东子,你带着林天先去休息,放心,为父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林天也算救了咱们父子俩,这一份恩情为父会牢牢地记载心中的。”

    “走了老爹,你好好修养身体吧。”

    两人向着远处走去,所有人看着林天目光尊敬,毕竟现在整个吴家都传开了,家主中毒,被眼前少年给救治过来。

    “林天,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向你说一声谢谢。”吴东看着林天,很是诚恳说道。

    林天眉头皱起,面露不悦道:“吴东,我当你是朋友才会出手,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道谢,我可是要离开了。”

    “别,千万别,好不容易来一趟水月城,我还没有带你好好玩玩呢。”

    “玩?”

    “有红船这种地方吗?”

    吴东闻言脸色微红,“好像有,不过我却从来没有去过,林天你对于这种地方感兴趣?”

    “嘿嘿,开个玩笑而已,我可是没有兴趣,我最有兴趣的还是修炼。”

    吴东拍了他一下肩膀:“这才对嘛,男人就应该以武道为主,其余的都是辅助,只有自身强大,才是真正强大,至于女人,不过是红粉骷髅而已。”

    “现在看着漂亮,百年后终究是一堆黄土。”

    “是吗?”林天笑着问道。

    “当然了,就比方说雷冰,你看她现在有着很多人追求,如果武道上面进步不大,伴随着时间容颜将会慢慢衰老,到时候谁还要她。”

    “如果她不是雷家大小姐,恐怕也没有人追求他。”吴东看着林天,笑道:“林天,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呵呵,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么会不……”

    一道劲风飞来,他眼皮跳动,连忙躲闪,正准备破口大骂,却看到来人后,脸色猛地一僵,随后脸上带着讨好之色。

    “雷冰你怎么来了,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到门口迎接你去。”

    雷冰脸色冰冷,手掌猛地劈下去:“幸好我没有让人通报进来,如果让人通报,我就听不到你在背后这样编排我了。”

    “林天,你真是不够意思,雷冰来了都不告诉我。”吴东幽怨的看着林天,小声说道。

    “雷冰,真是误会,我刚才说的不是你。”

    “看招!”

    两人打了起来,而林天站在旁边,则是静静地看着他们。

    两人实力不相上下,最后雷冰跺了跺脚道:“哼,算你好运,等我在境界提升,在和你比试。”

    “切,来就来,谁怕谁。”

    她看着林天,眨了眨迷人大眼睛:“林天,你前来水月城怎么不去找我?”

    “雷冰,人家林天去找你了,不过被你们家侍卫当成追求者给阻拦在外面,所以他只能来找我了。”

    听到吴东的话,她不由沉默下来,眼中浮现几分煞气。

    “哼,这群狗奴才,我都给他们说过了,竟然还如此狗仗人势,我回去就好好地教训她们一顿。”

    吴东看着雷冰,疑惑道:“雷冰,你来找我做什么?”

    “哦,你不说我都忘记了,这一次过来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情?”吴东和林天两人看着她,眼中带着疑惑。

    “嘿嘿,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贺家和我们雷家争夺一处矿区,双方决定派出年轻一辈比武决定归属地,本来只想找你一个人,不过有着林天在这里,正好一块过去。”

    “难道是乌金矿脉?”

    雷冰点了点头道:“这一次有着两个名额,参加就可以达到一百块灵石,如果能帮助取得胜利,可以获得三百块灵石。”

    “灵石?”吴东看着雷冰,他不断转悠,脸上带着兴奋之色:“大手笔,真是大手笔,没有想到雷家这一次大出血,我要参加,我要参加。”

    “林天,你也要去,有着灵石辅助修炼,进境速度必然很快。”

    林天看着满是欢腾的吴东,点了点头道:“好。”

    他心中纳闷,这水月城也算是大城市,而且吴东还是吴家少主,难道这么点灵石还拿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