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回到房间内,林天一口鲜血喷出。

    “少…少爷。”两女看着林天,粉嫩脸颊上尽显担忧。

    “呵呵,不用担心,我只是利用孙轩攻击强行把体内毒素给逼出,你们不用管我,下去吧。”

    乐灵青和苏幼露看着林天,嘴唇颤动,最终没有说话,向着外面走去。

    房间内再一次陷入沉寂,林天眼眸闪动。

    他擦了擦嘴角鲜血,利用外部刺激,在加上强行提升真气,体内毒素已经逼出去五成,剩下的不足以致命,到时好好地调养一下,相信可以完全清除。

    不过现在经脉再一次受损,根本没有办法继续修行,修复经脉必须尽快提上日程。

    好在这里有着很多药材,按照他的估计,一个月差不多能够完成修复,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给自己增加一点手段,毕竟这里的人也不是什么善茬。

    尤其是赵通,他可是这里的总管,从对方的态度里面,可以看出他对于自己到来,很是不满。

    明面上他可能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但暗地里却不好说。

    记忆翻涌。

    苍血霸体?

    不行,这个炼体功法需要血脉之力,唯有苍族人才可以修炼。

    金身诀?

    不行,虽然这个功法属于地阶功法,在他看来,还不够格。

    修炼功法等级分为:天、地、玄、黄,每个等级又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和顶级。

    脑海当中灵光闪动,他想到一部功法,嘴角噙着笑容。

    大日炎体。

    这部功法可是天阶初级,传闻大日炎体修炼极致,可以令修行者形成火系体质,这相当于强行改变一个人修炼属性。

    这部功法是他用了十枚八品高级丹药换来了,其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功法为了九重,又分为三个部分,这部功法最要则是淬炼血脉、锻炼骨骼、强化肌肤,传闻当功法练到深处,肉体可以阻拦兵器,拳碎山河。

    就他了。

    第二天林天向着外面走去,院落内,两名女孩正在练剑,看着她们的招式,剑招比较凌厉,却少了一点杀气,使得剑招威力大大减弱。

    “少爷。”

    “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说着林天找了一块地方盘坐下来,这时正是太阳之力最为浓郁,用来修炼事半功倍。

    两女对视一眼,无奈之下,停止了练习,开始盘坐修炼。

    烈阳照耀下来,身上传来暖暖的感觉,大日炎体第一重就是吸阳,利用太阳之力,锻炼强化肌肤。

    半个小时后,乐灵青和苏幼露两人从修炼当中醒来,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时温度格外的高,她们都有些抵挡不住。

    乐灵青看着还在修炼当中的林天,咬了咬嘴唇对着旁边苏幼露说道:“你说咱们要不要把少爷喊醒,毕竟这里温度实在是太高了。”

    苏幼露虽然很担心林天情况,但林天的脾气她可是知道,认准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劝说。

    摇头道:“算了青青,我在这里看着少爷,你去把少爷需要的药材给寻来吧。”

    乐灵青点头,担忧道:“好,你注意一点,如果少爷有着任何不对劲,就……”

    “我明白。”

    温度越来越高,长袍早已经被汗水打湿,虽然如此,但效果还不错,甚至连体内毒素都被镇压龟缩一角,这令他欣喜若狂。

    盘坐在此,足足四个时辰,林天缓缓收功,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脸庞恢复一点血色。

    林天起身看着乐灵青,面露疑惑:“怎么了?”

    “少爷,我前去找赵通要药材,他没有给我。”

    “真是找死,他真以为这里他说了算。”林天闻言暴怒,自己列下的清单,里面大部分都是普通药材,唯有五六株比较珍贵,相对于这里广袤药田,这些药材不算什么,他没有想到这赵通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少爷,赵通实力很强,您别冲动。”

    “呵呵,放心,不会有事情的。”说着他向着外面走去,两女见状立马跟上前去。

    她们本来还想要劝说,不过看到林天冷酷脸庞,顿时闭口不言。

    “赵通。”

    山谷内,一声暴喝响起,所有人纷纷向着这边看来。

    赵通看着林天眉头皱起,在他眼中,这林天就是一个废物,前来这里才两天,竟然向自己索要药材,真当自己是林家少主啊。

    “林天,你跑过了干什么?”赵通看着他,怒声说道:“这里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呵呵呵

    “我不能来?”林天看着他,忽然大笑起来:“赵通,你是不是搞错了,不要忘记,你站的地方是我们林家的,我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你的狗胆,竟敢给我这么说话?”

    “还是说你压根没有把我们林家放在眼里,以为这里天高皇帝远,没有人敢拿你怎么样?”

    赵通脸色变的难看起来,他没有想到这林天嘴角这么伶俐,并且还给自己扣上这么大的屎盆子。

    心中杀机涌动,不过脸庞却满是笑容:“呵呵,林天少爷说笑了,这里的一切都是林家的,我们很感激林家给了我们一份工作,能让我们养家糊口。”

    “不过。”赵通眼眸变得锋利起来:“这一切和林天少爷没有任何关系吧,毕竟这些都是林家赐予的,而你不过是一个下放的弃子。”

    哗啦——

    所有人听到这话,脸色大变,他们没有想到这赵通竟然敢这么说话,虽然林天被下放,但人家好歹是林家子弟,他们这些人,归根到底,不过是外人而已。

    况且这些话,在私底下说说就算了,谁敢摆在明面上说。

    “呵呵,看来有些人感觉我经脉受损,就杀不得人了,是不是?”

    林天眼睛微眯,四周温度骤然下降。

    而赵通身体猛地一僵,他如此有恃无恐,就是吃定对方真气消散。

    “你真气不是消散了吗?”

    赵通强装镇定问道。

    “真气消散?”林天面带不屑道:“孙轩说的话你也相信?一大把年纪不过是炼体十一重而已,他能有什么眼力劲。”

    “赵通,我感觉你这些年为了林家东奔西走,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倘若你不识抬举,那么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

    “我相信死个奴才,林家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赵通脸色难看起来,话说的这个份上,他怎么会不知道,这里面带着威胁成份。

    脸色来回变换。

    “总管,我看还是给林天少爷吧。”旁边黄袍中年轻声说道。

    徐枫,副总管,而且他和赵通向来不合,最主要他还是老家主这边的人,而且老家主让他好好的照顾林天。

    赵通点了点头,虽然很不情愿,但现在有着一个台阶,他必须下,万一林天真气没有消散怎么办?

    当日林天击碎孙轩的一招,很是强大,同样的招式,如果对方向他施展,他根本抵挡不下来。

    “现在答应了,晚了。”

    赵通听到对方的话,身体僵硬,眼中满是怒意,自己都已经服软了,这个废物竟然还不满意。

    不过对方越是强势,他心中越是肯定,对方真气没有消散。

    “林天,你到底想要怎样?”

    “不想怎样。”林天耸了耸肩膀,冷声说道:“我要五份。”

    “你疯了,那清单上药材本来就比较多,你还想要五份,没有,打死也没有。”

    徐枫也没有想到,林天竟然狮子大开口,他心中同样郁闷,有些吃不准这位少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咳咳,林天少爷,这五份实在是太多了,你看三份怎么样?”

    林天瞥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而是冷眼看着赵通。

    “那就看赵总管的意思了。”

    赵通咬了咬牙,妈的,千万别让我知道你在装腔作势,要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三份,给他。”

    看着对方离开背影,他心中杀意涌动。

    “总管大人,我感觉林天那小子故布疑阵,你为何不动手试试?”

    赵通看着满脸不甘的苟三,脸颊火辣辣的,尼玛,这是讽刺我呢。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苟三整个人被抽飞,脸颊红肿大片。

    “我怎么做事,还需要你教?”赵通离开,所有人看着苟三,暗地里发笑,毕竟这苟三可是总管坚定不移的狗腿,现在总管连狗腿都打,足以说明他很愤怒。

    徐枫面带笑容,看着林天背影,连忙追去。

    “林天少爷。”徐枫微微弯腰,抱拳道,“如果有着任何吩咐,请告诉我,徐枫必定竭尽所能。”

    “另外家主已经让人去购买解毒丹,希望少爷不要放弃。”

    林天抬起头,脑海浮现那慈祥的老人,点了点头,随即眼眸变得锋利起来:“徐总管,我希望你帮我调查一下赵通,我不相信他这些年,手脚很干净。”

    徐枫眼睛猛的一缩,他没有想到,现在处于弱势的林天,不让自己保护他,反而是调查赵通。

    “林天少爷,这……”

    “按我说的做就好了。”

    “好。”

    他说了一声,看着对方离去背影,心中有些一种感觉,那就是林天,绝对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回到房间里面,乐灵青她们把东西放下,然后离开。

    看着这些药材,面带喜悦,本来想要一份,却硬生生搞来三份。

    按照眼下情况,自己解毒完全可以,不过这修复经脉恐怕还差点事。

    看来这事还得另外想办法。

    他没有废话,开始配置药液起来,虽然这活很轻松,但同样需要高强度精神,毕竟每一种药材的分量必须把握好。

    要不然将会前功尽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