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桑铁路跨越多桑沙漠,连接着佛罗明克帝国的西部本土和东部的马塞勒斯行省,是佛罗明克帝国一条重要的生命线。

    佛罗明克帝国曾经是一个内陆国家,艰苦的生存环境养成了帝国崇尚武力的风气,帝国火枪手骑兵团横行大陆,没有一个国家敢于和这支空地协同、轻重骑兵配合无间、还有直属魔法师团的骑兵军团在野外交锋。同时也因为佛罗明克帝国强大的武力,让周边国家不得不联合起来,牵制这个马背上的帝国扩张。

    而南北狭长的多桑沙漠就是阻挡佛罗明克帝国东进的天然屏障,东方诸国也以为这座充斥的亡灵的死亡沙漠,足以断绝佛罗明克帝国对东部肥沃土地的窥视。

    但是没有人能明白一个内陆帝国对海洋的渴望。东方的大海和海外更辽阔的世界,无时无刻不吸引着佛罗明克帝国的将军、贵族和他们的皇帝向东方瞭望。

    最终在二百年前,佛罗明克帝国倾举国之力发起东征,帝国军队跨过了多桑死亡沙漠,又经过十数年的战争攻占了马塞勒斯行省,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帝国渴求的出海口。

    但是攻占土地不容易,守住土地更难!

    东方诸国都知道,让佛罗明克帝国在东部获得入海口并站稳脚跟意味着什么……整个大陆东部都暴露在佛罗明克帝国的铁蹄之下。

    于是围绕着马塞勒斯行省争夺,又爆发了百年战争……

    多桑沙漠的存在,让帝国对马赛勒斯战争的支援举步维艰。战争物资大半会消耗在沙漠的运输中,他们不仅仅要面对沙漠极端恶劣的环境,还要面对亡灵的袭击。而且身处内陆的帝国,物资和战争费用并不宽裕。困难的时候,一年的时间内,帝国没有向马塞勒斯行省送过一粒粮食、一个士兵。

    百年战争期间,佛罗明克帝国几次失去了对马塞勒斯行省的控制权。但是对海洋的渴求,让整个帝国上下勒紧裤腰带,节省一切能节省的东西,用全部的国力支援反攻军队。

    多桑铁路就是在战争期间修建出来的,一条长度八百公里的铁路,佛罗明克帝国修了一百年。

    铁路上每一根枕木中都浸透着鲜血,有筑路工人、有帝国战士,也有东方诸国前来破坏铁路的军队。

    一百年前,多桑铁路通车。当源源不断的帝国军队连同战争物资被送到马赛勒斯行省的时候,这场打了一百年的战争也随之结束了。

    东方诸国和佛罗明克帝国为这场战争耗尽了最后一分力气,谁都没有办法将战争进行下去。

    于是马赛勒斯条约签署。

    东方诸国认可佛罗明克帝国对马塞勒斯行省的合法统治权;佛罗明克帝国允许马赛勒斯行省自治,并组建议会。帝国可以向马赛勒斯行省派遣总督,总督为帝国驻马赛勒斯行省驻军的统帅,但在行政上受议会钳制,行省官员必须经过选举,然后有议会任命。

    双方妥协,条约生效,马塞勒斯行省终于迎来的和平。

    佛罗明克帝国虽然在马赛勒斯行省失去了一部分权利,但它终于不用为了这片土地继续放自己的血了。百年战争,真的是耗空了佛罗明克的国力,即便多桑铁路通车,他们也不知道战争打下去,谁胜谁负……

    东方诸国也不愿意打了,他们生活在东部沿海肥沃的土地上,安逸的生活让他们的士兵远远没有佛罗明克铁骑的战斗意志。多桑铁路通车,佛罗明克帝国对马赛勒斯行省的支援会更加便利,诸国内部又是反战严重。

    条约签署,佛罗明克帝国对马赛勒斯行省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大大的降低,他们相信马赛勒斯行省的居民留着东部文明的血,他们会用自己的方式阻止西部野蛮人的扩张。

    和平就这么延续了百年。

    拥有庞大的内陆市场,让马赛勒斯行省很快就成了佛罗明克帝国的东方明珠,这里土地肥沃、气候适宜,海洋贸易更是让这个行省迅速摆脱了战争的创伤,成为了帝国最富裕的行省。

    而连接佛罗明克本土和马赛勒斯行省的多桑铁路,就成了帝国最重要的大动脉。每天都有无数人和物资行驶在这片死亡沙漠上。

    布朗·詹宁斯是一位9阶高级魔法师。他是佛罗明克人,还是詹宁斯男爵的长子,男爵在帝国帝都附近有一座庄园,拥有近百农奴和几十户自由民。詹宁斯男爵还在帝都某个重要部门担任一个小官员,有点小权势,有地位……生活也是无忧。

    但是作为男爵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布朗·詹宁斯却对继承那处庄园和男爵爵位……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这次回家,对于布朗·詹宁斯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乡间的土路坑坑洼洼,坐车颠簸难受,走路要随时注意脚下动物的粪便。平常小心一点也就忍受了,但是一场大雨过后,你绝对想象不到整个庄园散发着什么样的味道。

    庄园里面的人更是粗俗不堪,他们都是几个月不洗澡……衣服上满是油腻和污渍,头发脏的打结,虱子非常嚣张的在上面爬着。更可怕的是,他们都对放假回家的布朗·詹宁斯非常热情,喜欢围拢在这个见过世面的家族长子身边。

    还有詹宁斯男爵。当布朗刚刚回到家的第一天,就被自己的父亲拉出来,骑着马,扛着火枪到森林里打猎。他和他的家族骑士们骑着马大声呼喝着驱赶着鹿群,肆无忌惮的到处开枪。他们还毫不羞耻的敞开胸,露出浓密的胸毛,一边搓着身上泥巴一边说着荤端子。而让布朗想要呕吐的是……他们用酒壶装满鹿血,然后就混着烈酒大口大口的喝下去……还让他喝。

    怪不得马塞勒斯人都称呼佛罗明克人为乡下野蛮人。

    真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怎么跨过死亡沙漠,征服了美丽马赛勒斯行省。这大概就是布朗·詹宁斯对这个家族最有好感的地方了,没有那百年战争,他就见不到文明是什么样子,就要像自己的父亲那样……当一个满口脏话的酒鬼。

    好在……假期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