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叶流水的话音落下。

    他右手掌心中,浮现出一把五尺长,通体暗紫色的神秘法尺。

    神尺有巴掌宽,表面刻满了神秘的纹路与符号,闪烁着氤氲紫光,散发出神秘、阴冷的气息。

    叶流水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握着紫色神尺,遥指着纪天行,满脸自信的冷笑起来。

    “纪天行,受死吧!”

    纪天行却沉默着,双目死死盯着他手中的紫色神尺,眼中闪烁着森冷的寒光。

    “这把尺子……竟然如此眼熟?我曾在哪里见过?”

    他自言自语的呢喃着,脸上布满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皱眉回忆了片刻之后,他突然想起来了,顿时面色一变,双眼中寒光爆闪。

    “原来是它!是太阴断魂尺!”

    他终于回想起,当年在天玄大陆,他与幽古魔皇决战时,曾见过这把紫色的神尺。

    当时幽古魔皇就是仗着这把神尺,挖了帝王府主的神心,屠杀百万人族将士。

    而他与幽古魔皇激战,九死一生之下,才诛杀了魔皇。

    魔皇死后,太阴断魂尺破碎虚空飞走了。

    当年府主就提醒过纪天行,太阴断魂尺是真正的神器,必然来自于神武大陆,出自神境强者之手。

    事情已过去多年。

    纪天行来到神武大陆之后,经历了太多风雨,却再也没见过太阴断魂尺。

    他已经快要遗忘这件事了。

    而现在,太阴断魂尺再次出现了。

    竟然出现在叶流水的手中!

    这让纪天行怎能不震惊莫名?

    他瞬间就明白了……叶流水的太阴断魂尺,必定得自于天绝武神!

    换而言之,暗中与幽古魔皇有勾结的神境强者,也是天绝武神!

    这一刹,纪天行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许多事情。

    同时,他也能肯定,天绝武神必然藏着惊天阴谋!

    叶流水见纪天行神色大变,听到他的低喝声,顿时皱起了眉头,满脸狐疑的问道:“纪天行!你刚才说什么?

    你怎么知道这把神尺的名字?你何时见过此物?”

    纪天行被他的话惊醒,目光冰冷的朝他望去,嘴角勾起一抹森然的冷笑。

    “看来,你身为天绝武神的走狗,却并未得到他完全信任,还被蒙在鼓里!”

    显然,天绝武神暗中与魔族勾结的事,叶流水可能不知情。

    又或者,天绝武神曾将太阴断魂尺借给幽古魔皇,这件事叶流水并不知道。

    叶流水不明白他的意思,皱眉怒喝道:“哼!少跟本座故弄玄虚!去死吧你!”

    话音落时,他右手握着太阴断魂尺,朝纪天行隔空斩来。

    “唰!”

    一道炫紫色的光华,宛若百丈长的刀刃,划破虚空迎面斩来。

    刀光未至,无形的阴冷寒意,便包裹了纪天行。

    顿时间,他浑身好似冰封一般,血液都凝固了。

    脑海中的神魂,也被阴冷的寒气渗透,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刺痛。

    纪天行只觉得头晕眼花,意识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眼看着,炫紫刀光斩杀到面前,立刻就要劈中他。

    危急关头,他连忙催动补天珠的力量,释放出氤氲白光,将神魂保护起来。

    那无形的阴冷寒气,顿时被神圣白光驱散了。

    他的神魂和意识都恢复正常,再次清醒过来。

    可是,炫紫刀光悍然劈下,他已来不及躲避了。

    “嘭!”

    闷响声中,纪天行当场被刀光劈中,胸前溅起一蓬淡金色的鲜血,整个人都倒飞出去。

    人在夜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足足飞出二十里远才停下,“噗通”一声砸在深谷的边缘。

    烟尘四起,大地震颤。

    毕竟,纪天行身高十丈,犹如金甲战神,体型过于庞大。

    他从深坑里爬起来,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

    低头一看,胸腹间留下一道长达丈余,深可见骨的沟壑。

    金色的鲜血,不断从伤口中涌出来,滴落在泥土上。

    无形的阴冷寒气,腐蚀着伤口,悄然侵入体内,正在快速蔓延。

    “果然是神器!连我的天龙霸体,都不能抵挡!”

    他语气低沉的呢喃着,连忙运功修复伤口,并催动补天珠的力量,祛除太阴断魂之力。

    与此同时,叶流水手持着太阴断魂尺,满脸冷笑的飞过来。

    “呵呵……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剑神,哪怕转世重生了,体内依旧流淌着神灵血脉!

    不过,你今夜注定要死。

    你的葬天剑,还有你的神灵血脉,都将归神主所有!”

    叶流水得意的冷笑着,再次挥动太阴断魂尺,狠狠斩出三道炫紫光刃。

    “唰唰唰!”

    三道百丈长的紫光利刃,如雷霆划破夜空,朝纪天行当头斩下。

    光刃锁定了他的神魂,令他无处可躲。

    不论逃到哪里,哪怕躲到异度空间中,都会被光刃击中。

    生死关头,纪天行出奇的冷静,目光森然的盯着叶流水。

    “纵然手持神器又如何?

    想杀我?下辈子都不可能!”

    纪天行咬牙切齿的怒喝一声,悍然催动补天珠的力量,挥剑斩向那三道紫光利刃。

    “诛神剑!”

    漆黑冰冷的葬天剑,迸发出刺眼夺目的炫白光芒,凝聚成一道千米长的开天巨剑,在夜空中横扫而过。

    “嘭嘭嘭!”

    连续三声闷响爆出,撼天动地。

    神圣的白光巨剑,轰然斩中了三道紫光利刃,顿时将光刃劈成粉碎,爆裂开来。

    白光巨剑的威力不消,又扫中了叶流水。

    “嘭!”

    叶流水猝不及防,被巨剑劈的倒飞出去,人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砸向三十里外的废墟。

    “噗通!”

    大地被砸出个百丈深坑,迸溅出漫天尘土。

    叶流水‘咳咳’咳嗽了两声,强忍着胸腹间的剧痛,从深坑里爬了起来。

    只见,胸腹间有一道横穿而过的血口,足有一尺多长,清晰可见里面的脏腑。

    暗红的鲜血,如泉水般涌出来,立刻浸湿了他的衣袍。

    叶流水满脸骇然的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纪天行,失声惊呼道:“你!这怎么可能?!

    这是上古神尺啊!你怎么可能抵挡神器之威?”

    纪天行手持葬天剑,杀气腾腾的扑过来,语气森然的低喝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神灵的手段,绝非你能想象的!”

    (本章完)